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80 道解苏三(六)

作者:莫风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二叔爷姓李名生才,是李榛的叔字辈,在望风寨里算的上德高望重的人物。

    报信的人没走,惶惶不安的拿眼睛去看二叔爷,等他发话,是打是降时间都是拖不得的,山下那么多人,可不不吃他们这套。

    二叔爷心里也没了底,不由去看床上躺着养身的大当家。

    李榛皱着眉头,心里的想法和二叔爷如出一辙,这段时间他们没做什么大事,当然出了劫了个来头很大的苏峪!

    “老八啊。”二叔爷回过头来问报信的男子,“你可看清楚了,果真是官兵?”

    被称为老八的报信人很确定的点头:“确认无疑,约莫有百十个官兵,像是附近卫所的兵丁。”他们对这一带很熟悉,单看衣物气势就能辩个一二。

    竟然惊动了卫所的官兵?要知道国朝在各个州府都会设有卫所,视为朝廷设在地方兵员,卫所中的兵丁闲时是农民,战时是兵丁,卫所在地方乃是独立的存在,并不隶属于哪个衙门,而是直接由京中的五个督都府管。

    如今来的是卫所兵丁而非是县衙出兵,这就很耐人寻味,不同寻常。

    他们望风寨在这歙县已有数十年之久,连县衙的的县尊老爷都不管他们,怎么反而惹上了卫所了?

    想到了这里,二叔爷心里猛然一震,仿佛想起了什么转过头去看向苏峪,又飞快的在自己的怀里一通翻,终于翻出了封信,盯着信上的留名看了半天!

    “二叔爷,怎么了。”李榛强撑着坐起来,看着二叔爷有些失态的样子,不由露出惊讶的样子,二叔爷凝眉深思了片刻,没有回李榛的话反而有些不确定的去问苏峪,“请问,这齐宵是何人也?!”

    这个才想起来问这事儿,苏峪不用看那封信也知道,定然是二叔爷把二当家控制后,从他身上搜出来的。

    那封信是他昨晚写给齐宵的勒索信,二当家还没来得及送出去就被二叔爷控制了,所以信到了这里他一定也不奇怪。

    “左军都督。”苏峪放了茶盅神态自然,看不出半点炫耀的样子,“是我那上不得台面的妹夫。”

    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督都?二叔爷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住,自动掠过苏峪那不和谐的后半句,重点放在了“左军都督”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信封上轻飘飘的几个字竟然有如此重的分量。

    他读过几年书,虽不敢论朝政,但哪些官位值钱,哪些衙门有实权他却是知道一二。

    这左军都督不用细想他也知道是干什么的,难怪来围剿的人不是衙门的人,而是卫所的人。

    二叔爷脑子里转了几遍也不过一瞬间的事情,转念他忽然发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漏洞,这左军都督再高高在上,再手握重权也不可能现在就得了消息,这里距离京城数百里,他们前天才把苏峪绑上来啊,远在京城的左军都督就派人来救他了?

    这不合常理。

    苏峪看着二叔爷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一会儿犹疑一会儿迷惑,继而又求证似的看着他,便猜到了二叔爷的心思。

    “眼下别的事儿都不重要。”苏峪懒懒的道出关键,“山下的事怎么解决?”一顿余光瞥见李榛眼里的一丝杀气,他云淡风轻的道,“我一个人的命抵得过寨子里数百条的命那也值了。”

    李榛心里巨震,是啊,杀了苏峪山下的人不会放过他们的。

    怎么办?

    难道要服软,或者绑着苏峪要求他们退兵?

    可是这不是长久之计,如今祸已经闯了,山下的人即便今天退走了明天说不定就会卷土重来,他们就是想逃这么多人也得花时间选地方藏身,更何他们得罪的不是一般人,这天下之大他们能藏在哪里呢。

    李榛去看二叔爷。

    二叔爷朝她点点头,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多谢先生昨晚的救命之恩。”二叔爷话落,忽然耳边听到山下有人呼喝的声音,大约是劝他们投降的话,他没心思听专心对苏峪道,“如今先生也算是寨子里的人了,现在我们被围困,定然是抵挡不过的,要是打起来刀剑无眼,难保不会伤着先生啊。”他自动略过苏峪的来头。

    “无妨,无妨,你们打你们的,我有自保的法子。”苏峪挥着宽大的袖子,清风徐徐玉树临风,“至于救命的事,在下也不过随手罢了,还望大当家以后长命百岁,平平安安才好啊。”

    二叔爷嘴角嗫喏了几番,又道:“这山下围着的兵丁如草寇之辈,只怕不识得先生啊,要是误将先生当我等贼子可怎么是好。”

    苏峪不说话,站起来在房里走了一圈,而后挑眉看着二叔爷。

    这就是最好的回答,他的行为举止气质风度很像贼子?我们不是一路人好不好。

    二叔爷眼角快速的抖动了几下,正想说什么,外头又有人匆匆来报:“大当家,二叔爷,山门被官兵砸烂了,咱们两个兄弟被打死了。怎么办?打还是不打?”

    打或者不打,这是个严峻的问题。

    打,只有死路一条,那么多官兵今天即便胜利了明天还会有人再来,官兵杀不完,可是他们寨子里就这么几个人,哪够消磨的,况且,寨子里最能打的大当家这会儿还病着……

    不打,那就只有投降一条路可走,那往后他们就只能在山里开荒种地,奔波了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可是,不好定也要定。

    二叔爷纠结的把视线又投向苏峪!

    解铃还须系铃人。

    他正要说话,坐在床上的李榛忽然一捶床板跳了下来,她昨晚折腾了一夜这会儿起来全靠一点意志撑着,鼓作了气喝道:“打!”话落,视线一转钉在了苏峪身上,“来人,将他绑在寨旗上示众。”

    威胁,苏峪脸色一僵看向李榛,这个女人不按牌理出牌啊。

    都知道了为什么来的官兵不是县衙而是卫所后,他们竟然还想要打?放着他这么大活人不求,还要去打?!

    苏峪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可是不等他想完,门外候着的人就进来三两下把他绑起来。

    “二叔爷,你带几个人在家里守着。”李榛翻了短袄穿上,绑了裤腿一把将墙上挂着的长枪抽下来,“我带兄弟们杀下山去,将那些狗东西赶走……若抵挡不住……”她转头过来盯着苏峪,一字一句道,“就将此人绑了下山,他们既然为他来,就一定不会不管他的死活。”

    这是打算用人质要挟了。

    也不是不行,就是有点傻气,苏峪笑盈盈的道:“大当家这是打算留着在下天荒地老?”他这话说的暧昧,李榛听着耳边一红,猛然想起来昨晚苏峪贴着她耳边说话的样子,强压了几次才将心中的异样压制住,怒道,“先生救命之恩本当家不会忘,只要先生配合,寨中自然不会为难你们,只是眼下生死存亡,只有这一条路了。”

    好吧,成功之路上总要有那么几个垫脚石啊,要不然怎么有一将功成万骨枯只说呢!他点点头:“祝你们好运!”

    李榛微愣转头便带着人出了门,不一会儿就听到外面呼呼喝喝的声音,显然是下山迎敌了,二叔爷为难的看了眼苏峪,想了想还是拱手道:“委屈先生了。”便一挥手将苏峪带了出去。

    说是寨旗,其实算的上是瞭望台,乃是寨中人为观山下形式搭建的一个约莫两丈高的木塔,上头挂着湛蓝的旗帜,旗帜上龙飞凤舞写了“望风寨”三个大字,旗帜随风招展猎猎舞动,苏峪被人押着站在上头,除了大氅被人扒了后有点冷外,视野的确是好。

    山下战况一览无余,刀光剑影喊声如雷,还有人头骨碌碌的滚动,从山腰一直滚到山脚,期间还被人踩了好几脚,身穿蓝色短袄的李榛手握长枪所向披靡,她所在之处五尺内无人敢靠近,只是那挥枪的气势与前几天在他脚底下投射的那一招气势不可同日而语。

    兵丁约莫一百多人,寨中能打无论老弱妇孺约莫也是一百多人,两厢人数到是平均,只是实力却是天差地别。卫所里的兵丁再不济人家也是兵,是经久年月训练过的,打不过高手打几个武力一般的土匪还是有的一拼,更何况此次卫所大约是知道望风寨里的人凶蛮,所以来的都是些青壮年,所以不过一刻功夫两边优劣就立现了。

    “哎呀,你们大当家好像受伤了。”苏峪表情奇异,说不上是幸灾乐祸还是惋惜不平,“早知道她今天左右是死,昨晚就不救她了。”

    二叔爷惊的一跳立刻顺着苏峪的视线去看,果然看到李榛蓝色的袄子上颜色加深,显然是出血后印出来的。

    大当家大病未愈抵挡不住,这可怎么办。

    二叔爷心焦如焚,在瞭望台左右两尺的地方迈着步子,晃的台子咯吱咯吱响。

    苏峪朝押着他的两个青年道:“押着我作甚,赶紧去救你们大当家啊,多一个人多一分力。”他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两人朝二叔爷看去,二叔爷皱着眉头停住步子沉默了一刻还是点了点头,两人不再多言迅速冲了下去。

    二叔爷朝山下去看,李榛依旧在奋力厮杀,寨子里的人士气也不错,只是按照这样的势态,约莫也就只能支撑个半个时辰,这还是没有援军的前提下,若是来了援军那他们可就真的没有退路了。

    “唉!”忽然,耳边传来苏峪的一声叹息,震的二叔爷心里又是缩了缩。

    又挨了半刻功夫,李榛被人连拉带搀的回来了,后背中了一刀,手臂插着半只箭,脸色发白摇摇欲坠的硬撑着,二叔爷心疼的扶着她,只得转头过来求救似的看着寨中唯一的“郎中”,抱拳道:“可否请先生……”他有点说不下去,他们刚刚把人家当人质绑了,现在又有求人家,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答应的,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试一试了。

    很显然苏峪不是傻子,他冷哼一声:“在下如今是人质!”

    李榛大怒,咬牙道:“来人,把他给你带到山下去,若是那些官兵再动手,就杀了他给死去的父老乡亲陪葬。”方才那一战寨子里至少死了十几个人,都是平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她心里如何能好受。

    “蠢货!”苏峪腾的一下站起来,蔑视的看着李榛,尽管身上绑着绳子,但丝毫不影响他的气度,气场十足的扭头冷哼带头往外走,“妇人之见,浅薄无知。”

    要不是有伤在身,昨晚又确实得了他的救命之恩……不对,李榛忽然觉得自己这毒中的有点太巧合了,二当家再想她死也不会有这种法子,再说,退一万步讲,这毒药即便真的是二当家的,那他为什么早不下手呢?

    还有,苏峪昨晚还好心给她出策将二当家除了,

    她又去看苏峪,好像感觉自己掉进了某个圈套里,二当家下毒害她所以被她除了,而她自己身中毒发,恰好在此时官兵来围剿寨子里人心涣散……

    像是一盘早就布好的棋。

    觉得自己想明白了的李榛怒火中烧,真想把此人一刀结果了解恨。

    二当家那个蠢货,到底劫了个什么人上来。

    “先生勿恼。”二叔爷一看两个人掐上了,他不由出来调和,拦住苏峪,“咱们如今在一条船上,有话好好说。”

    苏峪不买账:“谁和你们一船人,不要没事套近乎。”

    李榛腾的一下站起来,指着苏峪骂道:“好奸贼!”话音刚落二叔爷忙压住李榛在她耳边飞快的说了几句,又道,“如今只有服软,求苏先生求我们,那些人为他而来,只有他能说服那些人离开啊。”一顿又道,“不管他什么心思,咱们眼下没有路可走了。”

    李榛心里也知道,即便是杀了苏峪,也改变不了眼下的局势。

    李榛没有再说话,二叔爷继续劝道:“先生见外了,方才多有误会,眼下寨子遇难还请先生怜悯我寨中百众人性命,往后我们必定为先生立生祠,供牌位世代感恩先生。”

    苏峪很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也很不客气的爆了句粗语:“有屁用。”

    这个人真是油盐不进,二叔爷有点没着了。

    李榛方才细思了二叔爷的话,想想确实是对的,心里转了几遍压下不快便对苏峪道:“现在给你一个自救的机会,你若帮我们度过今日的难关,我们就放你们下山,绝不会为难,若是不能那就只能让你们给我们陪葬了。”

    还是威胁,苏峪不吃这一套,闭口不言。

    李榛又要说话,二叔爷忽然福临心至在李榛耳边道:“重点还是苏先生把自己当外人了。”

    李榛一愣不明白二叔爷的意思,苏峪本来就是外人,他要是当自己人就脑子坏了,二叔爷见李榛没明白,不由轻声解释道:“他不是寨中人,存亡自然没有办法和咱们感同身受,更何况那些人是来救他的。”

    李榛顿时明白过来,对着苏峪道:“我看你为人不错,也算有些仁义,本当家今日就同意你加入本寨……”想了想她觉得苏峪出身高贵,让他去种田有些不现实,犹豫了片刻又道,“许你做二当家。”

    苏峪听了忽然笑了起来,很不屑的道:“我好日子不过来当土匪?荒谬。”依旧是义正言辞。

    李榛没了耐心,山脚杀声阵阵又不知又多少族人丧生,她一急也不想和苏峪再啰嗦,对着左右就道:“拿刀来。”

    立刻有人递了把匕首过来。

    李榛握着匕首一步一步靠近苏峪。

    苏峪心头一跳,这个女人不会又不按规矩出牌吧?他就只是想做大当家过过瘾,没想死在这里……

    转眼功夫李榛走了过来,也不和苏峪多言,抓了他的手对着苏峪的食指就是一刀,随即有人很娴熟的捧了个碗过来接血!

    苏峪瞠目结舌,她这是打算霸王硬上弓?歃血为盟?

    李榛割完苏峪的,又割自己的,二叔爷和房里的其它几个人也各自割了手指在碗里滴了几滴血,有人抱了酒坛就着血倒了半碗酒,李榛端着碗仰头喝了几口,又过来捏住苏峪的嘴灌了几口随后将碗给了二叔爷,李榛这才开口道:“业内规矩,但凡歃血同饮者便如手足,若有违背者必遭天谴,苏先生如今已过了仪式正式为望风寨的一员了。”话落左右四个人一起朝他抱拳,异口同声改口的非常干脆,“二当家!”

    真是够蠢的,要是诅咒有用这世上每天不知道有多少被天谴死了的人,他苏峪才不吃这套。

    不过不吃归不吃,但是表面上可不能这么说,苏峪露出一副极其痛苦的表情:“你们……”憋了半天,才无奈的道,“欺人太甚。”

    李榛冷冷一笑,指着外头迫不及待的道:“既然你是二当家,就要为寨子里出力了,赶紧去把那些人赶走。”

    苏峪深看了一眼李榛,二当家的位子离大当家一步之遥,这大步迈过来了,还差这一步?一个女人手到擒来!

    他心头轻笑一声无奈摆手道:“也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在下去试试。”

    这弯转的有点生硬连李榛都有点诧异,只是眼下情况危急容不得多思,她就拉着苏峪要出门。

    见李榛要跟着他一起去,苏峪便道,“大当家有伤还是养伤,在下心里有数。”话落又道,“把我的两个手下叫来其中一个随着即可。”

    李榛确实有些不放心他,可是又怕自己强硬了苏峪又反悔了,便退了一步点头道:“好!祝二当家旗开得胜。”

    真是没文化,苏峪转身出了门。

    ------题外话------

    懒惰的人找不到借口,顶锅盖滚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