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七章 回天乏术

作者:天堂发言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操行之分身离开丁鹏后,知道此乃凶险之地,必须尽快离开,因此展开轻功,急速下山。

    奔行了大概有一炷香时间,已能看到山下大路,操行之不敢松懈,加快速度朝山下跑去。

    忽然,前面快速掠来一道人影,操行之暗叫一声糟糕,以为是敌人追击,待看清来人,才松了口气,大叫道:“师父,你怎么会在此?”

    来人竟然是同心盟总巡察九州剑王叶孤瞻。

    叶孤瞻看到操行之,同样怔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异色,不过迅速恢复过来,沉声道:“老夫近日在山西巡察,偶然路过此地,听到你和墨长老要来正义庄做客,因此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和你们见面。”

    操行之沉声道:“师父来得正好,正义庄曲贤暗通魔教,我和墨长老被他设了埋伏暗算,墨长老拼死掩护我突围,此刻还在庄中苦战……”

    叶孤瞻脸色一变,怒道:“曲老头竟有如此狗胆!行之,速和老夫上山,咱们必须救出墨长老。”

    说着伸手一搭,便要拉住操行之执剑的右臂。

    就在这时,操行之忽然手腕一抖,流风剑滴溜溜转了个圈,连鞘的剑尖正好顶向叶孤瞻,同时身子一避,闪过叶孤瞻偷袭而来的一把短剑。

    叶孤瞻袖中藏剑,在伸手的同时,另一手已捏着短剑刺向自己的徒儿,出手狠辣毫不留情。

    无奈操行之早有防备,避开他的短剑,流风剑一剑顶向叶孤瞻胸前,叶孤瞻一击没有得手,变招极快,左手变抓为掌,一把推开流风剑,跟着就是脚下一踢。

    却不料操行之将剑平胸一缩,另一手姆、食二指把剑尖捡起,剑身顿作半弯月形,剑尖与剑锷弯拗得相连,操行之猛一松手,“唆”地一声,剑身弹直,然而一点璀璨剑气,宛如流星一样,直打向叶孤瞻。

    叶孤瞻一脚踢出,本应该是十拿九稳之势,却不想这道剑气来得如此之快,两人又是相距极近,叶孤瞻迅速推断出剑气必比自己的脚尖先到,一声爆喝,小腿一弯一折,借助这股反作用力,身体如拉满硬弓,急速向后弹射。

    可惜还是迟了一步,剑气从他右肩打入,直接穿透护体内劲,从后肩胛穿出,带出一蓬鲜血。

    叶孤瞻脚步不稳,连连后退数步才站定,惊怒道:“你,你……好小子,你是如何看出老夫要出手?”

    一个人竟然要亲手杀死自己从小培养教导的徒弟,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此操行之非原装操行之,自然没有丝毫痛苦伤感表情,冷冷道:“你的疑点有三:第一,我与墨长老刚至正义庄,你如何能事先得知我二人会来此做客;第二,你一向很少来江北巡察,但恰恰在我二人遭遇追杀变故之时来到这里,又正好在今时今日今地出现,这不能不让人怀疑;第三,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就是几次三番暗算我的那个蒙面人?”

    操行之数次遭遇蒙面杀手偷袭,而且此人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他早就怀疑是内部奸细,而且是和自己关系比较紧密之人,只是一直找不到有力证据,不过今日叶孤瞻的出手暗算,已经坐实了他的嫌疑。

    叶孤瞻脸上升起恶毒之色,咬牙切齿道:“想不到你这个小畜生如此警觉,早知如此,老夫本应在你小时候就将你一把捏死,也不会导致今日养虎为患。”

    操行之能从叶孤瞻的语气中听出强烈的憎恨恶毒之意,这不是阵营导致的问题,很可能是上一辈的恩怨,也许和孤影剑有关,不过他不是真的操行之,自然没有多余闲心管这些闲事。

    操行之盯着叶孤瞻道:“你也是魔教的走狗?”

    叶孤瞻哼哼冷笑:“魔教算什么,老夫不过是利用他们,双方各取所求而已。不过你和墨天问是这次秘局的必杀之人,小子,乖乖受死吧。”

    操行之冷冷道:“我不想杀你,让开!”

    其实不是不想杀,而是他急于要逃跑,否则被那些魔教高手再追出来可就麻烦了。

    叶孤瞻眯起眼睛,幸灾乐祸道:“小畜生,你以为老夫受伤就拿你没办法了,你看看身后,不用老夫出手你已经完了。”

    操行之并没有感应到身后有丝毫异样,以为叶孤瞻只是诈他,挺剑便想硬闯,忽然背后一缕若有若无的劲风瞬间而至,操行之暗道糟糕,只觉身体一麻,只来得及转过头看清来人是谁。

    他的身后,梦萝一身紫衣,雍容华贵,无复当日乡下姑娘般的朴素打扮,她的表情冰冷,眼睛冷漠地看着软软倒地的操行之,仿佛两人根本不认识似的。

    “你……”操行之只觉浑身力气被抽光,虽然意识还清醒,但已经说不出半个字来。

    叶孤瞻堆起笑脸,向梦萝奉承道:“圣女的弛纵心魔秘法果然了得,这小畜生最是警觉,但也被大法麻痹,无法感应身后突袭,圣教神功真是鬼神莫测。”

    梦萝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天宇星,如果不是被你阻挡,险些要被此人逃脱,你算是立了大功,我圣教赏罚分明,过后自然会有说法,你放心,答应你的死魂之剑一定会给你。”

    叶孤瞻顿时大喜,诞着老脸厚颜无耻道:“多谢圣女,圣女真乃英明之主,看来我圣教以后必在圣女手中发扬光大。”

    梦萝不再理他,伸手一招,躺在地上的操行之如被一根无形绳索牵引,顺势飞到她手中,梦萝一手抓着操行之,并不见丝毫吃力。

    叶孤瞻眼见不对,忙道:“圣女这是为何?难道不就在这里将这小畜生解决?”

    “谁说要杀他?我留此人还有大用!”梦萝淡淡看了叶孤瞻一眼,目中的阴冷让人心生胆寒。

    叶孤瞻不敢多问,只能无奈地看着梦萝带着操行之向山上行去。

    梦萝带着操行之回到正义山庄,此时大堂的战斗已近尾声,墨天问虽说剑法通神,但他眼睛不能视物,又是多日连续作战,身负重伤,与他对敌的也是两大高手,终于,仁义剑客还是倒下了。

    曲贤这个叛徒身中两剑,虽不致命,也是心惊胆战,对战中墨天问血气攻心,一心想要将这个小人斩于剑下,虽然没有真的杀死他,也将曲贤吓得够呛。

    相对来说,尸魔表面上还算没受什么外伤,不过他是攻击主力,一场大战消耗也不小,再加上先前双手被砍,运使尸魔血煞大法,使断肢重生,内力消耗颇大,这时只剩平日五六成战力。

    见梦萝带着逃走的操行之进来,尸魔松了口气,说道:“幸好圣女出手,要是被这个小家伙跑掉,我们这些日子的苦心计划可就全完了。”

    说道这里,又骂道:“影翼那个混蛋到底死哪儿去了,连个小辈都拿不下,不要让老夫看到他,否则会撕烂他那张臭烘烘的影皮子不可!”

    梦萝同样疑虑,问道:“影老没有回来?”

    尸魔脸色凝重,摇头道:“以他的武功,对付一个小家伙绝对没有问题,因此老夫放心让他追去,可是这么半天都没有回来,老夫最担心的是有节外生枝之事。”

    操行之眼睁睁看着曲贤一脸阴险地走向墨天问,他敬佩墨天问的武功和人品,如果有可能,他自然想帮墨天问一把,只是他现在自身难保,又有什么办法?

    曲贤居高临下看着墨天问,冷笑道:“贤弟,想不到会有今日吧。说实话,老夫经常忍不住嫉妒你,你出生富室豪门,一出世就有用不完的金钱,但是你视金钱为粪土,广散豪财,得到江湖无数人敬仰,不管年纪长幼,人家都叫你一声墨大侠,就连老夫我,当年要不是得你资助,早就惨死在了关外,嘿嘿,老夫虽然年长你不少,也得称呼一声墨大侠,看你脸色行事。论到武功,你又比老夫强,我正义山庄几次遭遇强敌,都是得你化解,江湖人说起来,都是羡慕老夫有个武功高强的好贤弟,嘿嘿,老夫这么大年纪,都活在狗身上了,要不是你墨大侠的面子,有几个江湖豪客会给我曲贤面子。我恨啊,嫉妒啊,凭什么好东西好名声都让你占了,老夫要是有你钱多,有你武功高强,你墨天问算个屁,到时候江湖人提起你,只会说,看!那就是正义庄曲贤曲大侠的结拜义弟,曲大侠武功绝顶,为人仗义疏财,他这个兄弟应该以曲大侠为榜样才是,哈哈……”

    墨天问气息微弱,再发现操行之也被抓了回来,心如死灰,斗志一去,人更显萎靡,幽幽叹道:“你,你又是何必,难道这……就是你投靠魔教的理由?”

    曲贤得意一笑:“难道这还不够,圣教让我掌管财物,可以支配大半个江湖的金钱,你以为这些年正义山庄每日豪客缕缕不绝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老夫这里可以给他们白吃白住,喝最好的酒,玩最美的女人,大碗吃肉,尽情享受,没有钱,老夫就是厚着脸皮硬拉人做客,他们也不会多看这里一眼……”

    “天微星,别废话,快动手!”尸魔不耐,催促道;

    影魔迟迟不回,梦萝同样忧虑,脸上闪过一丝煞气,挥手道:“快将墨老儿杀了,咱们马上离开这里。”

    曲贤刚说到兴致就被人打断,很是不满,不过圣女的命令他自然不敢违抗,对着尸魔哼了一声,掏出一把五彩斑斓的小刀就要动手。

    突然,数声尖啸,几枚暗器从外面射了进来,曲贤一怔,墨天问抓住机会,劈手一拳将曲贤打飞,然后身体一个横移,因为他的双腿此刻已经无法站立,便像肉球一般砸向梦萝,梦萝和他对了一掌,只觉一股澎湃巨力打来,站立不稳,顿时被打得后退数步,墨天问抢过操行之,正要点开他被封闭的穴道,忽然一只手掌从操行之腰侧穿过,一掌打在墨天问额头。

    墨天问爆喝一声,贴在操行之身后偷袭的尸魔如被无形铁锤击中,顿时倒飞出去。

    人在半空,一条影子从室外抢了进来,抖手就是两掌,尸魔怪叫一声,身子一竖,头下脚上落下来,同时伸出双手,和来人对了一记。

    砰!尸魔再次倒飞出去,脚尖在墙壁一点,那道原本雪白的墙好似被涂染上一层土黄色,然后无声无息瓦解,化为细细碎粉。

    看破坏的威力,倒像是丁鹏的化石毒掌。

    没错,等来人站定,正是驰援操行之的丁鹏。他本来已经救下操行之,然后让他迅速离开,然后拿影魔的身体试验元元功种子,谁知即将大功告成时,突然发现操行之又遇险,但是赶到时已经救援不及,只好一路跟随,这时才相机出手,正好配合墨天问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尸魔撞碎墙壁,将丁鹏掌力附着的剧毒转移到墙上,然后他像一条无骨之蛇,滑了下来,盯着操行之怒道:“五毒神掌?你是毒心老儿的弟子?”

    不,不对,尸魔刚刚说完就发现不对劲,眼前之人看着很年轻,但掌力霸道更胜毒心老祖,他绝不是毒心的门人。

    丁鹏冒险出手,自然不是来唠家常的,他信奉一击原则,要莫一击必中,要不中就得立即撤走,虽然这次时机抓得不错,可惜并没有对敌人造成重大损伤,对方还有尸魔、梦萝两个超级高手,曲贤虽被劈伤,也没有致命,如果待会叶孤瞻再寻上来,恐怕情形大大不妙。

    因此丁鹏对墨天问高呼:“我再出十招,你们抓紧时间跑。”

    操行之是他的分身,自然用不着招呼。

    丁鹏说完,马上就是抢攻一掌,尸魔怒道:“臭小子干什么,你是不是圣教之人,你身怀圣教武功,怎么帮外人打自己人。”

    梦萝看丁鹏竟然能和尸魔战个平手,起了招揽之心,也说道:“阁下到底何人,我乃圣教护法圣女,阁下到底是哪位散人门下,请告知尊讳,免得误会。”

    魔教除了有长老护法,天罡地煞之外,还有很多游离于组织控制的闲散人员,这些人不服管教,游手四方,被称为散人,当年紫魔峰一役后,这些散人因为大半不在总坛,反而是损失最小的,因此梦萝有意收拢他们,增强父亲这一系的力量。

    哪知丁鹏根本不答,一掌劈下,被尸魔接住后,忽然借助尸魔掌力便翻身急退,半空中人影闪了两下,已穿出大堂,看样子竟想要逃跑。

    不是十招吗?这……连一招还没有打完呢,兄弟!

    不要说墨天问那边,就连尸魔和梦萝都傻眼了,事实上丁鹏喊出的十招只是幌子,他见出手没有起到多少效果,明白今日怕是救援不了操行之,便果断决定立即撤走,操行之这个身体虽然重要,但真身更重要,丁鹏绝不会傻到为了分身而冒生命危险。

    因此说是十招,其实一招便撤走,尸魔一愣神,丁鹏已展开螺旋九影身法逃走,这种绝顶轻功就是他的一大优势,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再加上毒掌功夫,他要是不跟人刚正面,换成阴人,真心没几个能挡得住。

    尸魔愣了一下,立即追出去,魔教散人各有想法,梦萝的父亲神玄王这一系虽然现在实力最强,但有许多散人表示不服,如果此人心怀叵测,就这样放他走,恐怕会带来无穷后患。

    尸魔纵身一出,隔着老远便大喊道:“拦住那小子!”

    丁鹏全力展开螺旋九影,半空留下一连串幻影,根本不惧尸魔追赶,可是他的前面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就是正好上来的叶孤瞻。

    叶孤瞻听到尸魔提醒,早有防备,挺身便是一剑。

    丁鹏大怒,先前操行之就是被此人拦阻,结果失去逃生机会,现在他又来拦路,实在可恨!

    怒火下,丁鹏毫不留手,瞬间便是五毒神掌齐出,叶孤瞻让开三掌,被寒冰神掌一下拍在剑身上,他猛地打了个寒颤,起先还不在意,等到身形移动时,却惊骇地发现剑身结出一层寒霜,像一条缓慢移动的白线一般向自己手臂蔓延。

    这是什么古怪功夫!叶孤瞻急忙松手扔掉宝剑,丁鹏第五掌又已打来,叶孤瞻百忙中伸掌接住,一经对掌,他只觉浑身内力如洪水决堤,完全不受控制地向掌心涌去,而一旦进入掌心,便被对方的古怪劲力化去,再不留丝毫。

    腐蚀毒掌,万物皆可腐蚀,连内力都可化掉。

    叶孤瞻大惊,想要撤掌,就见对方又是一掌打来,叶孤瞻仓皇后退,但还是躲不开掌力范围,只好又起掌接招,这一掌接实,却是另一番感受,只觉掌心滚烫火热,一股热气沿着经脉迅速上行,所过之处如被火焰炙烤,痛苦不堪,叶孤瞻惨叫一声,又退一步,丁鹏又是一掌打开,紧跟着又是一掌。

    叶孤瞻退一步,接一掌;接一掌,喷一口鲜血。连退五步,连喷七口,毫无还手之力,眼看他就要这么窝囊地毙于对方掌下,总算尸魔及时赶到。

    尸魔人未到,掌先到,紫雾滚动,一股阴狠毒辣的劲道撞向丁鹏。

    这是尸魔赖以成名的紫骨修罗掌,可以称得上外门功夫中最为凌厉歹毒的一种掌法。对敌时两掌上隐隐透出一股紫色热气,内含毒素,专攻人身毛孔,一经渗入体内,中者浑身奇热发紫而死,连骨头亦成紫色。

    丁鹏不识紫骨修罗掌,但他不惧任何毒功,当即放弃追杀叶孤瞻,返身就是一掌。

    两人掌力相对,尸魔恶狠狠道:“小子,神玄王乃圣教希望,劝你不要不自量力对抗,免得白白做了老夫掌下冤鬼。”

    丁鹏掌力催动,五毒神掌轮番发力,却见对方似乎并不吃力,知道这个老家伙是个难缠的对手,如果没有其他人在,那么见猎心喜,他必定和其痛快一战,只是对方人多势众,丁鹏绝不打无把握之战,因此还是决定迅速脱身,以后再寻良机。

    心念既定,丁鹏忽然嘴一张,似乎要说话,但吐出的却不是声音,而是猛地喷出一道黑红色的血箭。

    这道血箭猛扑尸魔面门,尸魔警觉,他一挥手,一道气劲打出,那暗红色血箭一偏,顿时打落在了鬼鬼祟祟想要偷袭的叶孤瞻身上!

    “啊!”

    叶孤瞻凄厉的叫起来,整个人在地上痛苦的翻滚。

    旁边尸魔倒吸了一口凉气,立刻往后退去。他有些惊惧地看到,叶孤瞻的身体,正嗤嗤的冒着青烟,不过瞬息间,血肉腐蚀,露出森然白骨!

    惨叫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叶孤瞻终于不再动弹,只是他的死不瞑目的眼睛里,全是不甘心的神色。没过多久,整个尸体都消融掉了一半。在他身下的草木,被血水一泡,变成黑色,当场枯萎死掉。

    尸魔抬头再寻丁鹏,早已不见了其踪影。

    考虑片刻,尸魔还是不敢再追击丁鹏,这个敌人不仅武功高强,而且阴险狡诈,手段层出不穷,尸魔此刻不过全盛时五层功力,自然不敢轻身犯险。

    再说正义山庄这里,丁鹏抽身后,墨天问和操行之自然没有了逃生希望,事实上,墨天问已是油尽灯枯,在梦萝和曲贤两人的联手攻击下,不过几招便被打倒在地。

    这一次,是真的弹尽粮绝无力再战了。

    墨天问看向操行之,自嘲道:“看来咱爷儿俩今日便要交代在这里了。”

    曲贤受了先前惊吓,再不敢废话,不待墨天问再说,五彩小刀一挥,墨天问胸前血光迸溅,小刀穿过心脏,透体而过,曲贤恶狠狠道:“看你这次还不死!”

    墨天问缓缓地,缓缓地抬头,说出了他一生中的最后一句话:“墨某平生做事,只求‘含仁怀义’四字,除此无他!”然后他就死了。

    曲贤通通通向后连退数步,直到墨天问气绝,才发现是虚惊一场,他见操行之看着自己的眼睛中满含嘲讽之色,恼羞成怒,一扬手便要杀掉操行之。

    梦萝抬手阻止:“此人还有用,我要带走。”

    “这……”曲贤见梦萝目光转冷,不敢再说,点头道:“属下听从圣女安排。”

    这时,尸魔返回,梦萝道:“尸老,此间事了,我要回永夜天渊,接下来的事要靠尸老居中调度。”

    尸魔将丁鹏杀死叶孤瞻之事说出,梦萝吃惊:“此人到底是谁,有何用意?”

    尸魔忧虑道:“老夫认为此事大不简单,圣女此次回圣坛,可向神王陈述此事,也许神王会知道此人来历。”

    ………………

    黄沙漫天的敦煌城,这一日来了一位神秘的旅人,他在城中休息一晚,第二日购置了大量的清水和干粮,然后又买了两匹适合沙漠行走的骆驼,便从西门而出。

    这人便是丁鹏,临出西门,丁鹏回首远远地望了一下东方,心中默念:中原,我还会再回来的,一定会回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