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章 颜珞番外(完结)

作者:乔湘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回到了bj,顾清漪依旧被我关在那座别墅里,二十四小时都有人轮流看守着。

    对她,我真的挺用心的,也是第一次这么认认真真地喜欢一个人,我知道这样做对她是一种伤害,甚至会让她离我越来越远。但是我没办法,除了这样的方式,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她不离开我。

    就在我心乱的一塌糊涂地时候,别墅那边传来消息告诉我,她绝食了,不吃也不喝。

    顾清漪,你到底是有多厌恶我,甚至以这样的方式来达到某些目的。

    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虚脱的昏厥了过去,我急忙让医生亲自过来给她诊治,还好不是大问题。

    给她挂了营养水,她醒来的时候看到我,漠然地转过头去不看我。

    望着她消瘦的脸庞,我心里的怒气更多的被担忧取代。

    亲自端着粥喂她,却被她固执的推开。

    第一次,我低声下气地求着她,让她把东西吃下去,她的身子本就瘦弱,在这么绝食下去,定会受不住。

    她却以此来要挟我,让我放她走。

    好,为了能让她不在绝食,我只好先暂时应了她。

    为了给她一个明确的态度,我把安保人员都撤了,不再禁锢着她。

    但是她的证件都还被我扣着,我还不想放她走,确切地说是我放不开她。

    在这之后我们之间谁也没有提分开的事,但我知道,我们之间的隔阂已经打开了,很多的东西都已经不是它原有的模样。

    工作上,我没法专心起来,心情很不好,很不开心,所有人也都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

    第一次,我把项目谈崩了,明明是个轻而易举就能拿下的案子,我却失败了。

    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对她的关注,对她的投入,似乎太深了,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我姐从澳洲回来了,她曾经为了一个男人,差点被家里的门第之说整治的差点疯掉,到现在,我还觉得她神经有点问题。

    我告诉她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但是那个女孩要离开我,我问她我该怎么办?

    她抽了口烟,缓缓地吐出了一个漂亮的烟圈,看向我,眼波平静:“你爱她吗?”

    我迷惘了:“姐,什么是爱?”

    我不懂什么是爱,我只知道我挺喜欢顾清漪的,看着她伤心难过,我也跟着心疼,听到她说想要离开我,我的心如同被碾压过,万般的难受。

    这些,我不知道是不是爱,如果这些就是所谓的爱,那便是爱的。

    我姐说:“爱是可以包容一切的,是关怀,也是相互交融,是为了让对方活的更好而默默奉献,真正的爱,是在能爱的时候懂得珍惜,相反,如果是无法爱的时候,那就应该放手。”

    她看着我,语重心长地说:“弟,我看的出来,你挺喜欢那个女孩子的,但是我还是奉劝你,如果你给不了她想要的,那还不如放了她,这样你也就不用这么纠结了,长痛不如短痛,不要最后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真等咱爸掺和进来的时候,恐怕那个女孩所受到的伤害,就远不止你所带给她的了。”

    一直一直,我都在思索着她说的这些话,她让我放手,可对我来说是一个很艰难的决定。

    工作上,我可以做到果断,雷厉风行,可是在感情问题上,我却迷茫了,到底什么样的爱才是爱,难道只有放手成全吗?

    初秋的夜里已经有了些许的凉意,站在院里的木槿树下,我望着屋里那暖阳般的灯火。

    孤独,寂冷的感觉,慢慢地蔓延我的全身。

    顾清漪于我来说,就像是心里的一抹温暖,她的伤心,她的笑容,都能狠狠地牵动着我心底的那份温柔。

    我将她打横抱起,二话不说就进了卧室,将她扔上床的一瞬间我也压了上去。

    吻着她,用力的吻,狠命地吻,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我问她,还要离开吗?

    她坚决地回我一个字“要”。

    我怒急了,狠狠地撞着她的身体,再问她一遍还要不要离开。

    她很确切,很是笃定地看着我说,要离开,一定要离开。

    我的心被她彻底的瓦解,怒意控制不住,要她,不停地要着她,我要让她记住我,哪怕是我混蛋无耻的一面,我也要她深深地将我记住。

    狠狠地在她肩头咬了一口,牙印清晰可见,血腥的味道在齿间流转。

    她也开始不甘示弱,回咬着我,咬我的手,咬我的肩头。

    很好,这样真的很好,我在她的眼中,看到了迷雾,泛着涟漪。

    她的心里,其实还是有我的,只是她很明智,得不到的,她不会强求。

    我低下头,温柔地吻着她,安抚着她波动的情绪,安抚着她受伤的心。

    顾清漪,我决定了,我放你走。

    这一夜,是我最后一次抱着她睡,手放在她的心口处,听着她的心跳声,我便开始慢慢地平静下来。

    醒来的时候她依然蜷缩在我的怀里,我将手臂慢慢地抽了出来,点上根烟,沉默地抽了起来。

    不一会儿她也醒来了,这一夜,我估计她和我一样没怎么睡。心里都有事压着,如何睡得安稳。

    我将烟头捻灭在床头,转头朝她说:“收拾好你的东西,走吧。”

    她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以为昨晚上的一场腥风血雨,我不会这么轻易地放掉她。

    我看着她,眸底一片冰冷,告诉她:“你可以滚了。”

    她终于纳过闷来了,我看得出来,她挺诧异的,没想到我最后会这么轻易地放她走。

    我想通了,就像我姐说的,既然不能给她想要的生活,那不如放了她。

    真到局面无法控制的时候,我不知道会以怎样的惨痛来收场。

    看着她拖着行李箱从我眼里离开,我心里有一种被剥离的痛,我警告她:“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也不想再看到她。”

    她淡然地应了我说“知道了。”

    看着她走,看着她离开,我感觉自己整个身心都是空荡荡的了。

    寂寞,空虚,孤独,又开始如同潮水般想我涌来,她走的很是决绝,连一声“保重”,都不曾给我留下。

    她不傻,她是聪明的,在我们都没有彻底的沦陷之前,她选择了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时机离开了我。

    最后,我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很是决绝:“永远别出现在我的面前,永远别再让我看到你。”

    她能做到如此的决断,我想,我也是能的。

    我告诉自己,女人,永远都不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一个成功的男人,没必要为了儿女情长而变得郁郁寡欢,优柔寡断。

    我开始不停的工作,让繁重的工作来麻痹我的身心。

    可是我站的越高,得到的越多,却越来越觉得孤独。

    我又开始想念她了,夜深人静一个人的时候,我的脑中不断地闪现出她的样子,忧郁的,淡漠的,笑着的,各式各样的她在我脑中浮现。

    我知道她和我在同一座城市里,她已经开始了全新的生活,那个哀愁的她已经不见了,现在的她,已经有了她的喜怒哀乐。

    半年前我订婚了,可是那个女人,一直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一直问自己,到底什么才是我想要的,到底什么才是适合我的,金钱,名誉,这些于我来说,似乎都在浮在表面上的一些东西。

    我的心告诉我,我不快乐,幸福是什么味道,我嗅不到。

    直到那天,我去一家酒店参加个发布会,这家酒店正是顾清漪工作的地方。

    我看到她了,拿着一个对讲机,合身整洁的制服,长发盘起露出一张俏丽的小脸。

    她站在灯火下跟一个客人说话,一脸都是微笑,是那种发自肺腑的笑容。

    那样的她,真是挺美的,美的让所有的东西都为她失了色。

    这一刻我的心,又开始为她蠢蠢欲动起来了。

    原来我想要的,就是这么的简单,看着她,那眉那眼,还有那嘴边温暖的笑,竟让我浮沉起来。

    我决定了,就是她了,这辈子便也是她了,她不爱我没关系,她心里没有我也没关系,只要我爱她,我心里有她就够了。

    什么门当户对,什么狗屁未婚妻,小爷统统不要了,小爷想要的幸福,小爷要亲自去争取。

    我有点暗暗得意起来,顾清漪你完了,小爷又要来纠缠你了,这一次,小爷是势在必行的。

    无赖也好,耍手段也好,小爷这辈子是赖定了你,你跑你躲没关系,小爷都能把你抓回来。

    打个电话,让人去定了她们酒店的贵宾套房,我要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我不知道她再次见到我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但是我已经准备好了,因为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放开她了。

    顾清漪,小爷从没告诉过你,小爷爱一个人,那可就是一辈子的事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