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三十三章 后位(大结局)

作者:月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婉婉,外面都在闹着说立后的事情,你怎么看?”建元帝抱着新得的小儿子哄着,一边看向床上那个满脸柔光的女人。

    时隔六七年再次生产,李燕婉有了经验,身子也养好了,倒是比上回顺利不少。没两天,就可以自己给孩子喂奶了,也算弥补了她之前的一个遗憾。此时她刚给四皇子喂完奶,将衣襟拢了拢,听到建元帝如此说,愣了一下,柔顺说道:“皇后虽是国母,但毕竟也是您的妻子。再立皇后自然要慎重一点,当然,这一切都系于您一心。”

    这个回答,不能说不好,但是,太过官方。建元帝既然会问她,要的就是她的真心话。不过,这些年相处下来,她是越来越成熟了,说什么都要思考再三,得罪人的话轻易不会说出口,更不要说事关后位了。怎么说呢,他知道她这一切的改变都是为了以更好的姿态站在他身边,但有时候,确实有些不舒服。

    李燕婉细心,察觉到建元帝的沉默,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可能说地不对了。将心中的想法理了理,措辞道:“按说这种事情我应该避嫌的,但是皇上既然问到我头上来了,那我再顾左右而言他,就不好了。”

    看到建元帝脸色回转过来,李燕婉既开了头,也只好将剩下的话一口气给说了出来:“皇上是知道我的,从来对后位没有什么觊觎之心,皇后姐姐在的时候,我也从无冒犯。只是现在,情势所迫,立后是必然的。我虽不知道皇上心中决断,但是我只能说,如果皇上偏爱,属意臣妾担此重任,那臣妾也必不会有负皇上之托,万民之望;但如果皇上另有人选,臣妾也不会心生不满,甚至从中作梗。我啊,只要一家人好好的就行了。”

    可以说是推心置腹之言了。

    建元帝始终微笑着看着她,等她说完,才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将她和孩子一起抱在怀中,柔声道:“傻姑娘,只有你,才配站在朕的身边啊!”

    这一瞬间,李燕婉潸然泪下。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是建元帝首次将这种话明明白白地讲了出来。以前碍于皇后的存在,只能通过暗示婉转表达,或者是心照不宣,但是,这与公开宣布,是不一样的。她这么喜欢他,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越来越贪心,不仅想全部占有他,还想成为他光明正大的身边人。

    “好了好了宝宝,不哭了不哭了。朕知道,朕欠你这一天,已经欠了很久了。所幸,一切都还不算晚。”李燕婉低声抽泣的样子,让建元帝也跟着心头难受起来。

    “那,那你这样做,朝臣不会反对吗?还有母后呢?”

    “你这些年的表现,母后都看在眼里。再说,你只要给她生小孙孙玩就好了,她不会有空再管这些事的。至于朝臣,哼,你父现在已经是郡守了,治下颇为太平,你弟弟又年少有为,还有什么说不过去的?”建元帝自然动了这个心思,自然有所准备。

    李燕婉“嗯”了一声,便不再多说。

    果然,没过两天,李燕婉就正式收到了建元帝的册后圣旨。

    “朕惟道法乾坤、内治乃人伦之本。教型家国、壸仪实王化之基。资淑德以承庥。宜正名而敦典。咨尔妃李氏,乃郡守李昊之女也。性秉温庄,度娴礼法。柔嘉表范、风昭令誉于宫庭。雍肃持身、允协母仪于中外。兹仰承皇太后慈命,以册宝立尔为皇后。尔其诚孝以奉重闱,恭俭以先嫔御。敬襄宗祀、弘开奕叶之祥。益赞朕躬、茂著雍和之治。钦哉。”

    “臣妾接旨,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全笑嘻嘻地将她扶起:“奴才赵全见过皇后娘娘。”

    “奴才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寿和宫中,山呼千岁。

    李燕婉手持圣旨,莞尔微笑。她知道,那个人,必然也在乾正宫等着这一刻呢。

    长路漫漫,人生多艰。可如果是和你一起,那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死当长相思 完本了!

    《独占帝心:后位,我要了》从2017年7月开书,到现在正文部分已经正式完结了~~~

    这是月酿写作的第一本网络小说,在浩如烟海的网文大军中,这本并没有太多值得称奇的地方。80多万字对我来说,或许很多,但是在动辄上百万的网文中,其实还只是小儿科;建元帝和李燕婉的爱情或许动人,但这世上打动人心的爱情从来不止这一种;文笔、章节架构,在我看来甚至还存在一些漏洞和毛病。就是这样一本并不算出彩的书,能被你们看到,陪伴你们走过一段时光,我觉得很幸运。

    感谢陪伴了我这大半年的每一位书友,感谢在我写作过程中,给我提出宝贵意见的各位读者和编辑卷卷。没有你们,我作为一个新人,是无法坚持将这本书给完整地呈现出来的。

    在我看来,小说之中还有许多不尽人意之处。因为一开始没有整理好思路,导致我在写到一小半的时候,就发现以及偏离了大纲,之后的情节都是边写边想,在整体架构上,便不会很纯熟完整。这一点,我会吸取教训,在今后的写作中改善。再者,我还有些高估了自己。本来这本书,我想写的是宫斗甜宠文,但很抱歉由于人生阅历的原因,我对于宫斗的情节、心机的呈现还存在许多不足,和没有新意的地方。这样写到后来,就变成甜宠居多的生活日常,但让大家期待的狠狠虐渣打脸的情节就少了。最后直接跳到七年后,交代一些事情然后结束,并不是烂尾,只是,我想让建元帝和婉婉的生活在细水长流之后,能有一个很好的结果。

    但是,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我完成了人生第一本小说,对于写作技巧有了更高的提升,相信在以后的创作中,会更加得心应手。对于文字的驾驭能力,写古言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因为古代的生活与我们是存在一个脱轨的现实的。在这一点上,我虽然不能说写得古色古香,让人身临其境,但总体上,我还是满意的,不知道大家感觉如何?

    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我通过写作认识了许多可爱的你们。这是我写作之余感到最快乐最有成就感的事情。有热情的你们为我投票打赏,给我留言,加油打气,让我在几度想要偷懒的时候都良心发现(O(∩_∩)O哈哈~);有长情的你们每天追订最新的更新,关注情节的进展,虽然有些小可爱都是阅后不留名的,但是看到数据,我就明白,你们一直在;还有温情的你们,会因为看了这本小说,而在留言区发表一些婚恋观上的讨论,无论是支持还是批评,对我来说,都是前进的动力。

    抱歉因为我还在上学的原因,在写文的这段时间,没有尽可能的加更,大家也没有嫌弃我蜗牛的速度和不稳定的更新时间,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感谢了!!!其实这大半年,我因为刚研究生入学的原因,课业非常繁重,也曾几度想过暂时将小说给搁下,几次请假都是因为导师任务实在忙不过来了。但是有你们一直在看,在支持,所以我最终还是坚持下来了,并且养成了每日码文的好习惯,手速也大大的提升了哈哈哈哈~

    在《独占帝心》正文完结之后,我会写一些小番外。emmmm建元帝和婉婉初识的番外已经在元旦的时候放出来了,想要看的妹子们可以往前翻一翻。剩下的话,目前想写的是大皇子视角的番外和两人第一次在一起时的番外,如果大家还有什么感兴趣的,可以留言哦~~~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这么长时间的陪伴,你们的名字我虽然不能在这里一一列举,但心中可都记住了哦~下一本书打算写娱乐圈巨星影帝与满身伤痕从战场归来的小透明主持人,破镜重圆细水长流的故事,这两天正在与编辑讨论中。希望在那里,还能看到你们熟悉的名字~

    好啦,婉婉要下线咯,最后一次拜拜~

    ☆、番外 奇怪的女人(1)

    我叫刘嘉,是大兴王朝建元帝之长子,永明帝之长兄。

    相比于抑世家、兴寒门,成为一代雄主的父亲,和开关贸、扬国威,开创盛世乾坤的三弟,我的存在,毫不显眼。我只是一个碌碌无为、不能继承父亲遗志的皇子,是一个埋首书堆,不问世事的安分哥哥。

    世人只知有我这样一个聋子存在,是两代帝王伟岸身躯旁一个朦胧的暗影。他们可怜我,笑我,却不知我。能够在那场大病之后捡回一条命,并且安安生生地度过这一生,将我的理想与抱负诉诸丹青,我很知足,也很快乐。

    今天,是那个女人去世三周年。三弟没有上朝,我知道,他定然是去安陵祭奠她了。我没有同去,虽然我知道三弟四弟还有三妹,不会拒绝我的加入。可是,不一样的。

    他们去祭奠她,是因为她是他们的母亲。而我,既不是她的儿子,也不是她的弟弟,不伦不类,何必同去尴尬。

    然而,我到底还是自己偷偷去了。看着三弟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我从那棵已经很是繁茂的桃花树后面,慢慢踱到了她的墓前。

    我来看你了。

    我不愿在这之前加上“母后”两个字,因为我的母亲另有其人,我不能忘本。母亲给了我生命,而她却教会我如何去生活,在双耳失聪之后。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她的场景。那个时候,我只是知道自己耳朵听不见了,却不知道这背后意味着什么。父皇将我抱到乾正宫亲自照顾,我就是在那,见到了她。

    其实她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了。我虽然听不见,但是其他的感官却格外敏锐了些。屋子里有人,我隐隐约约有这种感觉,只是,我想知道她究竟想干什么。谁知道,她竟也没有叫醒我,而是拿了条毯子给我披上了。哼,小爷才没睡着呢!我睁开眼睛直直地看向她。

    一个不认识的女人,长得尚算清秀,但跟母妃比起来,也并没有很好看。不过,她笑起来的样子还挺好看的。可是,我没有想到,她既知道了我是大皇子,为什么还敢这样胆大包天地对着我。这宫里的人,哪一个见了我,不是要恭恭敬敬的,即使他们的眼中是让我无比厌恶的怜悯和可怜。

    但是,她不同。她的眼睛也直直地看着我,眼中却只有微笑,是那种看到你真高兴的微笑。那一瞬间,我就喜欢上这个女人了。她和他们都不一样,或许这就是小孩子的直觉吧!

    她会用奇怪但却有用的方法教我认字,她会明知道我有洁癖却非要亲手喂我点心,她会在父皇面前帮我张罗连母妃都不敢对着父皇说的话,她会帮我做可爱的玩具和荷包……这些,我都知道。

    荷包,我又想起了那件事。母妃用在我这发现的她赠的荷包,来诬陷是她当初害的我生病失聪的。我没有想到母妃会这么做,她明明知道不是的。可是等我知道这件事,急得赶紧冲到父皇身边想向他澄清的时候,却得知,那个女人已经靠自己摆脱嫌疑了。

    我很高兴,可是却渐渐地不敢再去见她了。我怕她觉得我是个没良心的孩子,如此,还不如不见。

    ☆、番外 奇怪的奲人(2)

    后来啊,我从父皇的口中知道,她快要生弟弟了。父皇问我高不高兴,二弟很聪明,马上反应过来,连声道高兴,连脸上的表情都是那么恰到好处,不多不少。他向来都有这种本领。我却慢了一步,只能笑笑,道一句:“我会好好照顾弟弟的。”父皇听了笑得很开心。

    我想,那个女人听见的话,也会很开心的。

    可是,那时候的我却觉得,她有了自己的孩子,便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对我好了。而我,也不能在她面前装小孩装不懂的样子,来讨她欢心,加以亲近了。

    三弟和三妹满月的那天,我去看了。她对我笑得依然很温暖,好像没有什么变化。看着三弟和她如出一辙的水汪汪的眼睛,我一瞬间就喜欢上了这个弟弟。如果,我照顾好弟弟的话,那她,也会接着喜欢我的吧……

    可是,她要死了。听说是代替父皇喝下了有毒的粥。

    知道这个消息时,我将自己关在书房待了一个下午,然后跑到了云梦居。父皇是我从未见过的颓丧,看到我来了,也没有露出往日的宠爱微笑。“嘉儿来了,是来看你婉妃母的吧。她素来疼你,你进去看看吧!”我从他的唇语中读懂了。

    当时我的眼泪就淌下来了,比发现自己听不见了还要难过。我有些不敢进去,因为我怕见到的是冷冰冰的尸体。奇怪,我怎么会知道尸体会是冷冰冰的呢?可能是因为她不会再冲我暖暖地笑了吧。

    我见到了她,脸色苍白,躺在床上,好像不会呼吸一样。我很害怕,可我还是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她说过,男子汉要勇敢。我想牵起她的手,就像她曾经那样牵着我的手一样。可是,我看到了什么?

    血……她半个手掌都是血……

    “啊——”我再也忍不住,失声尖叫起来。等到父皇他们闻声赶来,我已经晕了过去。

    醒来后,太医伯伯告诉我,淑妃娘娘有救了。我连衣服带子都没有系好,就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到了云梦居。大家都喜气洋洋的,应该是真的。我心中有数。

    当我迈着小小的步子,掀开帘子准备进去的时候,我看到,她一脸满足地靠在父皇的怀中,两个人对着我的三弟和三妹,有说有笑。她虽然脸色仍旧不好,但笑起来很好看,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

    我退了出来。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她那样的微笑的。那种发自内心的,仿佛要将心中无限的爱与温暖倾泻出来的微笑,是不一样的。至于父皇,在她面前的父皇,似乎和我见过的任何一个样子,都不一样。她,本来就是一个会让身边人感到幸福的奇怪的女人。

    而我,只是一个可怜的聋子,一个曾经诬陷过她的女人的儿子,一个始终无法融入的旁观者。

    不过,这样也好。看看书,编编史,人生也很闲适。至少,我可以一路看着她,从平民到皇后,成就一个时代的传奇。然后,将它记录下来。

    ☆、番外 奇怪的女人(3)

    三年前,那个女人——我的母后,生命垂危的时候,我去看过她一次。彼时,我已成家立业,获封安王。而三弟,也顺利击败了二弟,被父皇确立为太子。我在去往坤安宫的路上,遇到了太子,我的三弟。

    “大哥,好久不见。”他朝我拱拱手。

    “太子殿下。”虽说这小子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但是如今名分已定,还是恪守礼仪为好。虽然我知道,他像他的母亲那样,不会计较这些的。

    果然,他的三弟皱了皱眉,扶起他的手,问道:“大哥是要去向母后请安吗?”她不止一次地抱怨过三弟越来越向父皇了,性子清冷,沉默寡言。但是这背后的原因,我却知道一二。这个弟弟,看着面冷,心却热。他话变得少,起因也是为了照顾我的理解。这么多年下来,根据唇语我已经基本能知道对面那人说话的意思,前提是,说得慢一些。三弟当年入学的时候,怕我听不懂他说什么,就渐渐学会了用最简单的话语来表达意思。

    “嗯,听说,母后身子有些不好,我去探望一二。”听说,她是因为年轻时身子亏损太多,所以到了现在,已呈油尽灯枯之相。而看他紧皱的眉头,我就知道,她的情况,可能比我想的还要糟糕。

    三弟哭丧着脸,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那你去吧!我刚从坤安宫出来,还有些事要处理。”父皇年纪大了,又因为她这一病,无暇顾及朝政,很多宫务,都压在还是太子的三弟头上了。

    我“嗯”了一声,叫住转身欲走的他:“三弟,晚上一起喝一杯吧!”

    到了坤安宫,晴心姑姑告诉我说,让我稍等一下,皇上还在里面。我站立不语,任由她进去禀报。看着院子里蓊蓊郁郁的万年青,鼻中若隐若现闻到一股淡雅的桂花香气,生气勃勃的样子,我想,她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大皇子,主子叫您进去呢。”都这么多年了,即使我已经获封安王,可是在她这里,我始终还是那个什么也不懂需要照顾的大皇子。

    “儿臣见过父皇,见过母后。”

    “快平身吧!宏儿刚走,你就来了,在路上碰到没有?”她想起身拉我,却被父皇给按住了。人家说老来伴老来伴,年纪越大,父皇对于她的关照和占有欲反而越强了。

    “刚刚在宫道上碰到了,我们还约了晚上一起喝酒。”我知道,这样说,她一定会高兴的。

    果然,不止她,连这段日子始终神色抑郁的父皇也笑开了:“你们啊,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知道闹着玩。”

    “这有什么,他们兄弟感情好,咱们高兴还来不及。嘉儿别听你父皇的。”她冲我笑着,虽然黑丝中已见白发,脸上亦不如当年那样鲜嫩,但口气却仍如多年前那样温婉。手中却拿着一枝桂花枝,听晴心姑姑说,是父皇今早亲自从树上剪下来的,还带着露水呢。

    我陪她说笑着,听她念叨着不要读书读那么晚,注意身体,关心我和王妃的感情,孩子什么时候出世,时不时地回上一两句。父皇也没了年轻时的锐气,只温温笑着,在她说累时,递上一杯水。

    谁能想到,那竟是我见她的最后一面呢?

    而在她去后,不到一年,父皇也去了。想来,他们在地下,应该能相聚吧!

    “只可惜,我没有听过你的声音。”一杯水酒撒在她的墓前,寂静无声。

    ☆、番外 第一次(1)

    昏迷着的李燕婉被送到建元帝床上的时候,他是知道的。

    他对于李家小姐的另眼相看,时间久了,谁都看得出来。只是,他有意无意地找机会与李燕婉相处,这丫头,竟对他的意思一点都没有察觉出来,或者说,选择性无视。还有那个李员外,看着笑呵呵的一个老实人,知道自己对他女儿感兴趣,不仅不高兴,反而还想办法不然李燕婉露面。想想这些,真是挫败。

    受的挫折多了,当他那个颇为知情识趣的暗卫头领一声不吭地将人迷晕了,送到他床上的时候,建元帝其实是无语的。他以前怎么就不知道,一直面无表情的阿元,是这么关心主子、充满感情的人啊。

    “她多久会醒过来?”建元帝指着床上纤细的身影问道。

    “大约一两个时辰。”

    建元帝闭了闭眼,挥手:“你下去吧!”

    当然,不用他多说,阿元就非常自觉。难不成主子要宠幸女人,他还没脸色地守在屋子里看着吗?

    因为被下了迷药的原因,李燕婉睡得死死地,就连换了个地方也没有发现。建元帝喝了杯水,慢慢地踱到床前,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

    鹅蛋脸,远山眉,鼻梁不高,嘴很小巧。只可惜,那双最吸人的眼睛现在正闭着。那双深邃平静的眼睛,他认真盯着看的时候,总是觉得在她的目光中,身心一瞬间放松了下来,波光粼粼,像能将人沉溺其中。

    现在,她昏睡着,没有了平时的戒备,躺在那里任他为所欲为。建元帝用手背触着她脸上的温度,细腻柔软,这丫头,现在没办法躲着他了吧!想到之前他将她带进水中时她的慌乱,在小厨房相遇时她的狡黠与凶狠,还有平日相处时那种避之唯恐不及的心虚态度,他就想笑。

    这个丫头,未免也太生动了些。

    她现在触手可及,任他施为,想到这些,建元帝的心就痒痒起来。他自小生活在宫廷,对于女人,只分为想要和不想要,倒是从来没有这样对一个人感兴趣起来的。而既然现在他对她感兴趣了,那何不得到她?他出来一趟,就算带个女人回宫,也没人敢多说什么。何况,她也算是家世清白。

    建元帝的手不受控制地开始在她身上探索起来。修长的脖颈,秀气的锁骨,耳边是她均匀的呼吸,他忍不住。就像个变态一样,慢慢地拉开了她外衫上的细带,然后开始一点一点轻手轻脚地给她脱起衣服来。

    “嗯……”她嘤咛了一声。

    他在她身上作怪的手瞬间顿住了。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生怕她已经醒过来了。过了一会,毫无动静,她仍然在沉沉睡着。他才自失一笑,刘舜,你竟然也有今天。

    默默地将解开的外衫一点点地又给她穿了回去,他想,这丫头本来就对她畏之如虎了,他今日要是再这样做,那以后还要怎么见面呢?更何况,他想要得到她,也不必使这样下作的手段。

    ☆、番外 第一次(2)

    在李燕婉的印象中,她与建元帝的第一次,是在一个驿站中。

    那个时候,因为被人发现她从建元帝的房里神色慌乱的出来,府中有了些对于她的闺誉很不好的传言。建元帝虽然配合她澄清,说他们并没有做出什么越轨的事情,都是发乎情止乎礼,但却又明明白白地跟她父亲说,心仪于她,想要带她回京。

    即使父亲和她老大不愿意,但人家已经亮明皇帝的身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们又有拒绝的资格吗?逃,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于是,她就这样半胁迫地上了建元帝回京的马车。

    虽然当初她从这个男人的床上醒来,他对于两人是否发生了关系也是语焉不详。但是她自己的身体自己还不知道吗?他们两之间那是清白的不能再清白。虽然她也搞不懂这个男人,让人把她迷晕了送到他的床上,就是为了什么也不做看她一两个时辰吗?

    “李小姐,今晚客栈中只有一间上房了,要麻烦您和刘公子住一间了。”侍卫来禀报的时候,李燕婉正坐在马车上和晴心磕着瓜子,等着建元帝的侍卫们将房间安排好了再下车。听到这个消息,真是惊地瓜也掉了。因为是微服私访的原因,建元帝并不能暴露身份,所以一应吃穿用度也尽量做得与常人无异。

    “没关系,我可以住普通房间。”她还想垂死挣扎一下。

    “普通房间也没有了,整个小镇只有这一家客栈还能住人。”似是知道李燕婉接下来要问什么,侍卫将话提前都给堵上了。

    她无语,不管事实是不是这么巧,但建元帝既然派这个侍卫将话带给她,就说明,这件事情已成定局。和那个男人同住一屋,似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一行人在大堂用完晚膳,各自收拾着准备回房间休息。李燕婉也得跟着建元帝上楼去。晴心似乎显得比她还要紧张,紧拽着她的衣角不撒手。李燕婉知道既然自己已经坐上了跟他回京的马车,这一天是迟早要来的,早一点晚一点,似乎区别不大。她只能安抚性地拍了拍晴心的手,冲她微笑了一下,然后跟上了那个男人的脚步。

    洗漱,尬聊,一系列步骤进行完,还不待李燕婉提出她可以打地铺的想法,建元帝就拍了拍已经被重新安置地非常松软的床铺,“过来。”

    那时候,建元帝对她还是个严肃可怕的存在,讨价还价?不存在的。她心中再抗拒,也只能慢吞吞地挪了过去。见他躺在床上看着自己,也坐不下去,只能慢慢地又掀开被子上床,在离他很远的地方,占了小小的一块位置。

    说实话,她很紧张。虽然这种事情她并不是第一次,在这一路上也已经有些心理准备了,但是,毕竟事到临头,是不一样的。她动都不敢动地缩在被子里,连呼吸声都小了很多。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背上慢慢地伸过一只手来,温热温热的,她颤了颤。

    “朕可以叫你婉婉吗?”一边说着话,他一边将她的身子给扳正了。

    她没有回话,但不可否认,确实在他低沉的声线中,渐渐放松下来。但等到他开始上下其手的时候,她又开始紧张起来。

    理智告诉她,她不应该反抗。这是古代,他是皇帝,她反抗的话,弄得不好会没命的,连家人也会受到波及。可是,她没有办法,这个人虽然不算陌生人,但她对他根本没有那种喜欢的感情。两个丝毫没有感情基础的人,就要进行最亲密的结合,她做不到……

    “不要……不要……”她的胳膊在努力推拒着他的不断进攻。然而当一个男人费尽心机就为了这一天的时候,她无论如何反抗,都敌不过的。

    她感到自己身上一处又一处的沦陷,先是暴露在空气中凉凉的,然后就是被他的抚摸和亲吻而变得滚烫起来。时间久了,她不知道是无力抗拒,还是已经放弃抗拒,甚至有些自暴自弃,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施为。

    建元帝似是察觉到了她的妥协,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愈发在她身上作乱起来。

    “婉婉,会有一点疼,但朕会小心的。”他摸着她额头,隐忍说道。

    到了这个地步,她已经不想搭理他了。眼含雾水地看了他一眼,默默将头撇在了一边。

    疼……她只有这样一个感觉。因为疼痛而激起的精神上的清醒,她重新又开始挣扎起来。拼命挥打着在已经没入自己身体内部的男人,好像能通过这样,而拒绝这一现实。

    这个时候,男女之间巨大的体力差距就显现出来了。在她已经用尽力气,而他却纹丝不动。甚至还像哄孩子般地低下声来拍着她的脸颊,温柔哄道:“对不起婉婉,不疼了,不疼了啊。”

    那你倒是从我身体里面出来啊!李燕婉气地眼泪都要出来了。

    好不容易得偿所愿,建元帝怎么会愿意就这样放过她?感受到她身体平静了,他终于忍不住开始动了起来……一边动还一边吻着她脸颊上的泪痕,既狂野又深情。

    第二天,本该继续启程回京的众人,在主子的吩咐下,只能在这个荒凉的小镇上又待了一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