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1章 番外 我是轩儿的人

作者:未未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齐天承二十三年十二月,镇国公府为七月生的薛家小公子举办满月宴,云京上下都极为热闹,便是连圣上都下了赏赐贺喜,当日里镇国公府门庭若市,宾客如流,热闹非常。

    立于小花园一侧时年十二岁的镇国公府嫡长孙薛启恩看着那两两对峙的几个孩子,不由得眼角抽搐。

    琛哥儿护在轩儿身前,义正言辞道:“你一个女孩子,怎的如斯粗鲁,你莫要仗着自己有几分力气便如此蛮横,若是胆敢伤着殿下了,就算你是镇国公府嫡小姐,我也定然不容。”

    薛涵英看着眼前神情紧张的琛哥儿,很是不屑,嗤笑一声大咧咧回道:“你不过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鬼头,我怕你做甚,我就是看上你了觉得你得趣,才愿意同你玩的,你竟是还不领情,真是气死我了。”

    薛涵英身后跟着的小萝卜头轻推开挡在身前的人,圆圆的脸蛋笑得极为欢喜可爱,看着轩儿脆声开口笑道:“这个哥哥长的真好看,我长大了便嫁给你,做你的新娘子好不好……”

    轩儿闻言极为嫌弃的哼道:“你这个小胖妞,我才不要娶你,琛哥儿走了,莫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那小萝卜头小嘴一瘪,很是委屈的轻声回道:“我娘亲说了,胖敦敦的才可爱,还说等我长大了就不会胖了,那哥哥等我不胖了就娶我可好,你那么好看的……”

    琛哥儿护着轩儿往前行了两步,薛涵英将手中木剑一横,拦在他们身前,神情倨傲:“哼,澜儿极少看上谁,今儿即是看上你了,那咱们就一起玩,大不了,我让你们几招好了。”

    琛哥儿看着眼前同自己平齐神情自得的小女孩,气急回道:“舞刀弄枪,谁要同你玩,刚刚你便差点弄到轩儿了。你可是知晓,现下是在你府中,不论伤着谁都是不得了的事,如何能随意玩闹,你让开。”

    薛涵英双手叉腰,哼道:“我父亲说了,薛家人只战不退,我不让。”

    轩儿眼角跳了跳,回身叫了声:“明安。”

    明安嘴角抽了抽,看着眼前几个孩童,面无表情的往前跨出两步,薛涵英身后的护卫同明安对视一眼,很是头疼。

    那小萝卜头拉了拉薛涵英,童音软萌:“英姐姐,那一会子你别碰到小哥哥了,不然他会疼的。”

    薛涵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很是无语道:“你这个小家伙真是烦人,他都不喜欢你,你还护着他作甚,真是的,今儿先让我过过瘾再说。”

    轩儿:“……”

    琛哥儿:“……”

    琛哥儿看着拦在身前志得意满的薛涵英,眼中划过一抹狡黠,沉声问道:“想来你平日里定然是敌不过你家兄长们的,今儿碰巧遇到我们,薛小小姐可是觉得我不是你的对手,方才如此得意?只我定是不能堕了福郡王殿下的脸面,即是如此,那我们便比试一番也好,只是我有一个条件,不知小姐可愿意听听?”

    那薛涵英闻言眼中一亮,疾声崔着琛哥儿:“好好好,你快说快说,我都答应就是。”

    轩儿斜睨了一眼护在身前的琛哥儿,看向那毫无防备自信满满的薛涵英,唇角轻勾,终于露出了个颇为得趣的笑容。

    薛启恩看着不远处那笑得颇有深意的福郡王殿下,不由得有些担心起自己那整天沉迷于舞刀弄枪的六岁小妹妹,只是再看向那柔弱的福郡王伴读,又觉得当是不会有什么机巧才对。

    琛哥儿拂了拂衣袖,笑得眉眼弯弯,缓声言语:“咱们就一回定胜负如何,若是我胜了,你便莫要再纠缠于我们,让我们前去宴客厅。若是你胜了,那便由你说了算,如此可好。”

    薛涵英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两圈,看着那琛哥儿弱不禁风的模样,觉得怎么算都是自己赢定了,这样的话就能同他们随意玩耍了,想想就开心,她此回定是要让那几个兄长好好瞧瞧自己的厉害,哼……

    她打定主意,便豪气万丈的回道:“可以,就这么定了。”

    琛哥儿挑了挑眉,言语沉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薛涵英点头颇为郑重的跟着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琛哥儿伸手一比,极为谦和有礼:“薛小姐,请。”

    薛涵英亦伸手一比,极为豪爽的回道:“林公子,请。”

    琛哥儿对冲向自己的薛涵英跨出一步,又伸出双手一把擒住她的右手一转身给她来了个过肩摔,对着被摔愣了的薛涵英,笑意清朗:“薛小姐,承让了。”

    轩儿眉尾轻挑,抿唇笑得兴味,而身旁跟着伺候的一众仆婢则全都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结果。

    薛涵英愣了半响,猛地坐起了身,忍着身上的疼痛,对着走远的琛哥儿喊道:“你耍炸,我不服,我要再比一回。”

    琛哥儿脚下不停,心情颇为舒爽,摇头回道:“咱们可是说好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

    薛涵英极不甘愿的冲着琛哥儿背影大声喊道:“我是女子不是君子,你给我回来,我定要杀你个片甲不留不可。”

    而那小萝卜头则是追着轩儿跑去,边跑边喊着:“哥哥哥哥,你等等我,我同你玩可好,我叫程澜儿……”

    轩儿努努嘴,轻声说道:“就你这小胖妞还想追上我,哼。”

    琛哥儿看着放慢脚步的轩儿笑得眉眼软和。

    薛启恩转身淡淡的吩咐下属:“这里无妨了,着人跟着,护佑好福郡王殿下,莫要让人惊扰了殿下。”

    镇国公府侍卫:“是,大公子。”

    新科状元郎林敬琛长相俊秀清雅、气质高华,自小与太子殿下一起长大,极得当今圣上同皇后娘娘的喜爱,又同安王妃极为亲近。真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羡煞旁人啊。

    “这状元郎眉清目秀俊雅清朗,真真是好看得紧啊。”

    “可不是,听说他同太子殿下一同长大,感情极为深厚,便是那东宫都特特给他备着一间寝殿,他自小便常常留宿东宫,同太子殿下几乎形影不离,甚至啊常常都同榻而眠……”

    “可不是,我听说太子殿下同林大人现下都还未完婚,是因为他们……那个……”

    “哪个啊,太子殿下如今也十六之龄了,林大人也该十七了吧,圣上怎的还未给他们定下婚事?”

    “传闻啊,太子殿下好龙阳,他们感情极好,所以就是……”

    “原来如此,那林大人岂不是……”

    “哎哎哎,你这小公子怎的如此胡来……”

    “就是,得得得,我们去一旁就是…………”

    眉目英朗的小公子气哼哼的瞪着眼前几个人,同随从将他们都挤到了一边去,她抬眸看向那骑在高头大马上意气风发的俊美少年郎,目色沉沉。

    琛哥儿看着眼前一身劲装的薛涵英,眉尾轻跳,他唇色清润谦雅浅笑:“薛小姐今儿如此装扮可是要去城郊练马?可巧,我今儿得空在这作画呢?”

    薛涵英看着他笔下的涓涓流水,还有那立于拱桥之上眉目俊朗英姿勃发的少年,目光微闪,抬眸定定的看着眼前眉目温和的男子:“林公子十七岁便高中状元,真是可喜可贺啊。”

    琛哥儿笑得眉目清雅柔和:“敬琛多谢薛小姐。”

    薛涵英向前踏出一步,琛哥儿不动声色的轻轻往后挪了一步,将手中画板交予亲随小心收好。

    薛涵英眉头一紧,很是气恼:“你这是做甚,难不成还怕我会坏了你的画不成?”

    琛哥儿干脆回道:“是。”

    薛涵英:“……”

    琛哥儿唇角轻勾,笑意温雅:“薛小姐也不是第一回如此了,敬琛都习惯了。”

    薛涵英:“……听闻皇后娘娘有意要为太子殿下遴选太子妃,林公子以为如何?”

    琛哥儿闻言笑得眉目温柔:“甚好。”

    薛涵英微微挑眉,嗤笑道:“若太子大婚,怕是东宫里的清元殿就再容不下林公子了,林公子竟是还如此欢喜?”

    琛哥儿看着神情微妙的薛涵英,缓下笑意轻声解释:“太子大婚,我自是不方便再多留宿东宫,只姑姑给我留了另一处寝殿,于敬琛并未有何影响。”

    薛涵英啧啧两声,斜眼看他:“前儿我去寻澜儿,正好见着了太子殿下着人送了“珍宝阁”的时新首饰过去,看起来,太子极为喜欢澜儿呢。”

    琛哥儿有些头疼:“今儿你何以这般作态,可难受?”

    薛涵英:“……”这端着说话简直难受极了,真是受不了。

    薛涵英双手交叠于胸前,缓了一大口气,终是原形毕露,哼哼道:“太子殿下不是一贯如此行事吗?我也不过是想效仿一二太子的风姿罢了,林公子可是觉得喜欢?”

    琛哥儿叹了口气开口问道:“所以,你今儿又是吹的哪道风?”

    薛涵英大踏几步冲到琛哥儿身前,伸手指着面前的河流目光灼灼的盯着琛哥儿问道:“我便是问你,若是我同太子殿下都掉进了河里,你要救谁?”

    琛哥儿眼角轻跳:“……不可胡言,太子殿下如何会掉进河里。”

    薛涵英急道:“……假设假设,快说你要救谁?”

    琛哥儿:“无需假设,太子殿下自是会安好无虞。再者,你们水性都极好,当是无需我出手相救才是。”

    薛涵英吐血:“都说是假设了,没有护卫没有水性没有身份,就是要你出手来救,你救谁?”

    琛哥儿不假思索:“轩儿。”

    薛涵英捂脸气急喊道:“啊……为什么,我是女孩子,你不是应该先救我的吗?”

    琛哥儿无奈道:“你武艺高强,水性极好,何须他人相救,当是要你出手去救别人才是。”

    薛涵英一愣,觉得琛哥儿这话很是中听,便换了个问法:“那若是你特别喜欢的人同太子殿下呢,你要救谁?”

    琛哥儿轻叹:“轩儿。”我特别喜欢的人不就是你吗……

    薛涵英瞪大眼睛,很是焦虑:“……为何?”

    琛哥儿看着薛涵英坦然道:“我是轩儿的人啊。”

    薛涵英:“……所以,传闻都是真的?那你还亲我……”

    琛哥儿脸色腾地一热,却是显得越发的清雅俊秀,他有些羞窘的低声回道:“分明是你先亲我的。”

    而后他又反应过来,奇道:“什么传闻?”

    薛涵英鼓着脸颊,没好气道:“……说是你们感情好,会一直在一起。”

    琛哥儿眼神清澈无痕:“这是实情啊,并非传闻。”

    薛涵英抓狂:“……所以你们都不想成婚吗?”

    琛哥儿更加不解:“圣上已经拟旨,明儿就会赐婚太子殿下与程家小姐,你不是晓得的吗?何以如此言语?”

    薛涵英气得转圈,一把搂紧了身前的琛哥儿:“啊,不管了不管了,大不了你救他,我救你好了,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啊,烦人。”

    琛哥儿被她捁得心口发紧,只是迎着清朗天空,他抬手轻轻拥着怀里的薛涵英笑得明朗温柔。

    琛哥儿为轩儿脱了外裳,轩儿扑向柔软的床铺,随口问道:“今儿母后问了,给咱们一同赐婚可好?”

    琛哥儿理好轩儿的衣裳,跟着轩儿一同躺倒在床上,侧身沉沉地看着轩儿:“轩儿觉得如何?”

    轩儿微微挑眉,伸手捏着琛哥儿的脸颊,嗤道:“作甚这般看我,可是舍不得离开我东宫?”

    琛哥儿伸手拢住轩儿的手,眨了眨眼温声问道:“轩儿,若是我同太子妃一同掉进水里,你会救谁?”

    轩儿眼角跳了跳,毫不留情的斥道:“幼稚。”

    琛哥儿:“……”

    轩儿忽而猛地撑起身子将琛哥儿压在身下,语气凶恶:“我分明说过让你去户部,你竟敢阳奉阴违同六皇叔去求父皇将你放在了工部,你现下胆子真是越发的大了啊……”

    琛哥儿力气抵不过轩儿,被压得气闷,他艰难的咳了两声,向轩儿求饶:“轩儿,你先松松劲,疼疼疼……”

    轩儿微微撑起身子,紧盯着他喝问道:“说。”

    琛哥儿缓了两口气,抬手给轩儿顺着气,好言好语解释着:“现下云河改道正是关键的时候,安王殿下让我先过去协同调度,只是暂时的……”

    轩儿双眼微眯,很是怀疑:“我可警告你再敢同六皇婶偷跑离京,去作什么实地考察,像上次那般差点掉落悬崖,令自己历险受伤,我就劈了你。”

    琛哥儿讨好笑道:“不敢不敢,我还要为太子殿下效劳呢,不敢令自己落险。”

    “轩儿……琛哥儿……母后给你们准备了……”

    陌琪看着床上姿势暧昧的两个孩子,眨了眨眼,硬生生噎下了后面半句转而说道:“额……我就是路过,你们要不继续……”

    琛哥儿眼中一亮,向陌琪扬声唤道:“姑姑救我……”

    轩儿:“……”

    陌琪:“……”

    陌琪看着吃得香甜的两个孩子,好笑调侃道:“我本是要给你们个惊喜,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轩儿接过琛哥儿递来的锦帕,擦了擦嘴角,轻笑了声:“我正准备收拾他呢,母后便来了,再合适不过了。”

    琛哥儿:“呵呵……”

    陌琪:“要不赐婚的事再缓缓?”

    轩儿、琛哥儿:“为何?”

    陌琪想到京中传闻,好笑挑眉:“怕你们难舍难分啊。”

    轩儿翻了个白眼,嗤了声:“无聊。”

    陌琪:“……咳咳。”

    轩儿歪着头,眼珠轻转问陌琪:“母后,若是父皇同我一起掉进河里,你要救谁?”

    陌琪一脸懵逼,觉得实在好笑:“哈哈哈……,我谁也不救。”

    轩儿嘴一撇很是失落:“母后便是假装下都不行吗?真是无趣。”

    琛哥儿笑得眉眼弯弯:“我救你啊,英姐儿会救我的。”

    轩儿:“……”

    陌琪:“哈哈哈……哈哈哈……”

    陌琪回了寝殿,见齐晔在灯下看书,笑得柔软,倾身亲了亲他的眉心,齐晔抬手轻拢陌琪同她温柔缠绵。

    陌琪倚在齐晔怀里,想起轩儿,觉得很是可乐,抬头好奇问道:“四爷,若是我同轩儿一起掉进了河里,你要救谁?”

    齐晔眸色一厉,轻喝出声:“胆敢令皇后同太子落水,那些侍卫便通通都拖出去斩了……”

    陌琪:“……”

    锅从天降的侍卫们:“……。”

    元和九年,元和帝下旨赐婚太子殿下与当世大儒程由先嫡曾孙女程澜儿,并一同赐婚新科状元林敬琛同镇国公世子嫡次女薛涵英,圣旨一下,普天同庆,万民欢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