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三)坑陛下

作者:释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得知白尚书娶得是一壶茶坊之中的管事的之后,众媒婆又都惊了,便有传言出去娶妻当娶一壶茶坊女。

    瞧瞧坊主招了原本的左相长公主之子为赘婿,二小姐又入籍了苏家嫁了南王家之中如今官拜丞相一职,如今一个管事都嫁给了当朝掌管大印刑法的尚书呐。

    陛下行仗虽一切从简,可婚礼仪仗却是让长安百姓看花了眼。

    一年前这长公主一府举家往江南而去,长乐园也一直空着,当时给顾延与佘笙准备着的大婚仪仗这二人又以皇后方逝的名义不愿再大操办成婚之礼,这些喜事用的也一直放在库房之中。

    苏珍川娶晴丹是已西梁皇后之仪娶的,这些仪仗自是不够用的,长公主觉得与其她的一番心血浪费掉不如就给了这王燕云与白袁,亦可表明皇室对清官的重视程度来。

    于是乎,她在佘笙那封信不久后便令人送了一封信来,这也是月余时候便能成亲的缘故。

    高堂上端坐着的景阳抱着已一岁有余的小皇后很是无语,这小女孩子怎得如此邋遢,一点都不可爱。

    瞧着苏珍川和晴丹两的容貌,这孩子也不该如此邋里邋遢呐。

    一岁的小皇后如若能听得到景阳之话的话必定会说,容貌俊美与邋遢有何干系?而且陛下这面前的新郎如此帅气流流口水不可吗?

    婚宴上,景阳坐在上座喝着酒,许是酒兴大了一点他的双颊亦是通红。

    佘锦趁机从南翼手中拿来奏折给景阳道着:“陛下此奏折十万火急,阿姐与姐夫说极好的,您看如何?”

    端阳王在一边还真恐佘锦南翼夫妇二人坑害自个儿儿子,让他儿子多去与沈太后走动走动他不愿,也不愿去依仗那些年长的官,皆信任南翼与佘锦而人。

    这二人一看便是与顾延一模一样,以往顾延可没有少坑陛下,没少坑苏相爷的。

    端阳王连拿过奏折道着:“苏相爷,这陛下醉了何以在白尚书喜宴就递上奏折来?明日可也来得及。”

    “端阳王,这奏折十万火急。”

    “那先让本王瞧瞧?”

    “不可,王爷,这您也非摄政王,这奏折自然要陛下过目方为好。”

    “吵吵嚷嚷什么呢?”景阳看着父亲也佘锦在一旁夺着一个奏本。

    佘锦趁机放在景阳跟前道着:“是这般的,陛下为补缺顾苏二府党派流失的人才,虽连开两场恩科,可却也是有些不足之处,这便是顾苏二府余孽未清的缘故,臣联合梅大人,魏大人,夏大人白大人等想出一个极妙的法子来,陛下请过目。”

    “只说极好的,也未说同意,一切还得您过目,只不过朝中文官皆是应了的。”

    一如说服白袁一般,她用着阿姐给她的各个长安之中的官员迫使他们答应了此事。

    “那朕便拿着,明日再说,今日朕醉了。”

    “陛下这朱印臣已给您拿过来了。”佘锦端着笑意说着,连着从身后南翼那处接过来笔和朱印,还有从一旁方会蹒跚走不的顾寻荇的琵琶袖中掏出一颗本应在理政殿之中的玉玺。

    端阳王:……

    这夫妻两个如若不是坑景阳的,他便就不姓景,这玉玺都让顾寻荇给带出来了,此中不知道她二人是在搞什么鬼?

    “南翼,好久未找南王聊聊了,听闻南翔如今的身子大好了,本王觉得明日该去拜访拜访一番!”

    “端阳王,多谢你劳心,我家兄长的身子已大好。”南翼夺回了奏本道着,“陛下醉了还是明日再批得好。”

    “南翼!”佘锦夺过来奏本,“陛下英明神武醉了亦能指点江山~”

    拍马屁吗,谁不会,还是拍一个比自己小些的马屁。

    一旁的小皇后不知是不是听懂了他二人的谈话咯咯的笑着。

    南翼在佘锦耳旁道着:“端阳王这老头子要拿父王来压迫你我!”

    佘锦娇笑了一声说着:“随他去,我有喜了,有母妃护着父王定不敢揍我。”

    “那会揍我啊!”南翼欲哭无泪着。

    景阳看着边上这三人影子都不对了,奏折也是密密麻麻地重影说着:“明日再瞧吧,朕头疼的很。”

    “陛下如此英明,头疼让我夫君给您揉揉便可止了的,您看看这白尚书大婚满朝文武皆来祝贺,这您盖了印也好早日宣读,明晨便是有苏家余孽反对亦是来不及了。”

    佘锦就差要上手拽着景阳的手臂握着他签了。

    “皇,皇。”方会说话的顾寻荇爬上了桌案拿着奏本打开来玩着。

    圆圆的眼珠子轱辘轱辘地转着,一会儿才道:

    “画,画……”

    小顾寻荇拿起毛笔来就要玩。

    吓得佘锦连忙夺过,“寻荇乖,莫玩,莫玩,陛下您请做主。”

    景阳拿起笔来还是放下道着:“事关重大,还是明日在议。”

    “画圈,画圈圈。”顾寻荇从桌案上跳到了景阳的怀中拉着他明黄色的袍子的衣袖。

    敢在陛下面前如此做派的人,也只有两岁小皇后一人了。

    景阳被顾寻荇吵着道:“好,画圈圈,来人,备白纸。”

    佘锦连着将奏折摊得更开,端阳王瞧着上边的字惊诧极了,因着被惊住了,也忘了动作。

    这景阳握着顾寻荇的小手在纸上提笔勾着圆了。

    “准,准。”

    “准字教你也不会呐?”景阳说是如此说的却还是握着她的手写着准字。

    这小孩只要不邋遢还是极其有趣乖巧的。

    佘锦盯着顾寻荇看着,这两岁的小孩子是太聪明了些还是有人教的?

    不对啊,这顾寻荇身边的嬷嬷丫鬟奶娘皆是苏珍川自个儿挑选的,她亦让小兰去管着。

    小皇后如此聪慧实在难得,瞧着她写了一个准字之后都乐开了花,如若今日没有她拉着景阳写着圈与准,许还要耽搁些时候呢。

    --

    景阳一醒来醉意朦胧,便瞧着母妃与父王在自个儿寝殿内,这身旁的顾寻荇又流着口水了……

    不知道有没有尿床?

    谁把这个会尿床小皇后放在他床上来的?

    端阳王连连下跪说着:“臣护主不力求陛下责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