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36章 ,正文大结局

作者:舒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滋滋不懂,去问十七,十七也不爱搭理她,问老头儿,老头儿最近身体似乎不太好,很多时候都在睡觉,滋滋也不忍心老是缠着他。

    问了初彤、初静,两个人都是静静的沉默,好几次欲言又止,最终化成一声叹息。

    滋滋转了一圈,竟无一个人愿意在十七的事情上和她多言,只是眸子内的心疼却骗不了别人。

    “为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滋滋怒吼出声。

    心中压抑的很。

    十七出事,她本就自责。

    如果那一日,她没有贪玩,跟着去了,姑姑也不会出事。

    她宁愿出事的人是自己。

    “公主……”初彤、初静面面相觑。“您去问皇后娘娘把,这宫里,除了皇后娘娘,怕是没人敢说十七公主的事情!”

    滋滋想了想,觉得有道理。

    从姑姑回来后,宫里从来没有人议论一句,就是帝都,也无人敢议论一句。

    但是朝堂上,似乎不太安稳。

    龙腾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的文卫大臣。

    静静的等着回复。

    舒薪坐在屏风后,也是默默的等着。

    她不想来个后宫干政,但是这事情,不管是陈文杰,还是陈国,必须给一个交代,不然他们还以为浩瀚好欺负。

    浩瀚的公主好欺负。

    这是绝对不可能,也绝对不允许的。

    朝中文武大臣都在沉默,如今浩瀚王超日渐繁荣,但是才和鞑靼打了战,理应该修养生息。

    为了一个公主再次发起战争,到底有些荒谬。

    左相、右相都在沉默。

    这确实不是小事,所以龙腾才在大殿上问。

    下面一片沉寂。

    这是龙腾做皇帝来,第一次说了话,无人附和。

    龙腾静静的坐着,也不着急。

    他知道,此事怕是不会这么容易,所以不急。

    “既然诸位爱卿没有思索好,那便回去好好想想,退朝吧!”

    龙腾说完,起身就走。

    荇非、魏舒然面面相觑,都轻轻叹息一声。

    这事确实不好处理。

    他们两个,自然是愿意支持龙腾的,这不单单是为了面子,也是为了里子,但是打战,要准备的东西很多很多。

    龙腾出了金銮殿,看见舒薪的时候,“我没成功!”

    “不着急,这事情会成功的!”

    也必须成功。

    浩瀚要立威,陈国太子欺人太甚。

    不给点颜色瞧瞧,还当浩瀚无人了。

    舒薪是私心多一些,他们作为十七的兄嫂,这事必须要个说法。

    但是如今首先就是要抓住陈文杰,恰恰这陈文杰又逃掉了。

    龙腾握住舒薪的手,“你放心,我一定给十七讨个公道!”

    “嗯!”

    舒薪握紧龙腾的手。

    又去看了十七,只是到了十七的宫殿外,舒薪却不敢进去。

    十七站在窗户边,也知道哥哥、嫂嫂来了,眼眶微微发红。

    不管从那一方面,她都会听话。

    她想过就这么吞下,可她吞不下这口气。

    她必须要个说法。

    她是浩瀚的公主,是皇兄的妹妹,她必须要一个说法。

    她害怕有人来劝她,让她为了名声吞下这个哑巴亏。

    她不能,也做不到。

    作为女子,她也有自己的坚守,那怕是死,也要讨一个公道。

    “公主,皇上、娘娘已经回去了!”

    十七闻声,哭的越发伤心。

    许久之后,才呐呐出声,“或许,或许我应该去说一声,我不追究了,我什么都没发生,但……”

    那一日如地狱一般的日子,却是发生了。

    她不能忘。

    也忘不了。

    舒薪才回到坤宁宫,荀颜、颜倾城便来求见。

    “你们怎么来了?”舒薪问。

    “还能为什么,阿薪我就问你一句,你是怎么打算的?”荀颜问。

    作为女子,她知道清白多么的重要。

    所以十分理解十七公主。

    但是她要听一听舒薪的意思,舒薪是怎么打算的?

    “我自然是要为十七讨一个公道的!”舒薪慎重说道。

    沉思片刻后才说道,“这也是十七的意思!”

    那是她看着长大的女孩儿,她懂十七。

    荀颜看着舒薪,好一会才说道,“我明白了,明日我便请旨带兵前往,讨伐陈国!”

    颜倾城亦点头,“我亦然!”

    身为女子,更明白女子的苦和为难。

    十七不顾一切也要讨一个公道,她就去给她讨,那怕是死在战场上,亦不后悔。

    她手下那一万女将也不是吃素的。

    舒薪忍不住红了眼眶,“你们稍微等等我,我还是想问问十七的意思,这毕竟……”

    “我们懂!”

    舒薪派人去请十七过来。

    才短短几日,十七就瘦的只剩皮包骨,轻轻的跪在舒薪面前,“嫂嫂,我要跟着一起去!”

    “你说什么?”舒薪惊问。

    “我要一起去,这是我的事情,我理应该在场,我也必须在场!”十七掷地有声,说的十分清楚明白。

    她要用自己的鲜血让浩瀚的将士明白,她龙十七不是贪生怕死之人,她争的不是长命百岁,荣华富贵,只是这口气,这口浩然正气,邪不压正。

    她是浩瀚的公主,也是浩瀚的女儿,不是他人可以随意侮辱的。

    舒薪是不答应的。

    “嫂嫂若是不答应,十七就长跪不起!”十七说着,泪流满面,“嫂嫂,你素来疼我,这次就成全了我吧!”

    “十七,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我愿意站在最前面,让天下人知道我受了委屈,皇兄不是无故发兵,我嫂嫂,你帮帮我,我咽不下这口气!”十七说着,不停的磕头。

    她已经孤军一注,她能赌地方,也就是舒薪对她的疼爱。

    荀颜、颜倾城也跪了下来,“皇后娘娘,您就答应公主吧!”

    舒薪转身,“你起来把,我应了!”

    眼泪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她懂十七,也明白,这次十七去,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这个女儿太傲气。

    尽管她从来都是温柔懂事,善良可爱,但是她知道,十七是一个有傲气,有铮铮傲骨的女孩。

    “多谢嫂嫂成全!”十七恭恭敬敬行了叩拜之礼。

    荀颜、颜倾城一走,荇非、魏舒然也来求见。

    舒薪看着两个人。

    也明白他们为什么而来。

    “你们是来让我劝皇上收回成命的对吗?”舒薪问。

    魏舒然、荇非默然。

    “你们是男子,自是不懂女子遭遇这样子的事情后有多苦,多害怕,多恐惧,但是你们是否想过,如果这个人是你们的母亲、姐妹、女儿,你们又改如何?是咽下这口气?还是不惜一切代价,要一个公道?”

    “你们或许不相信,十七她愿意站在最前面,明明她才是受害者,她才是最应该受到保护,可是她没有,因为她知道,她是浩瀚的公主,陈国太子不知廉耻玷污了她,这不单单是男女阴私,还有国与国,一旦咱们认下了之后,别人会怎么想,会觉得浩瀚也不过如此!”

    “你们既然来见我,那我的意思很明显,这战要打,陈国必须把陈文杰交出来,不交那兵戎相见,不是浩瀚灭了陈国,就是陈国反扑,灭了浩瀚!”

    “娘娘……”

    魏舒然惊呼一声跪了下来。

    荇非倒是真的沉默了。

    许久之后才说道,“臣复议!”

    有些话,龙腾不好说,舒薪却是好说的。

    一句话,将心比心。

    遇到这样子的事情,你要怎么做?

    是为了脸面,吞下这口恶气,还是要讨一个公道?

    十七公主选择了后者。

    既然如此,那就战。

    翌日早朝的时候,龙腾再次旧事重提。

    左相、右相立即复议,“臣复议!”

    很多人都知道左相、右相进宫见过皇后,至于到底说了什么,无人知晓,但是左相、右相都复议了。

    群臣再不敢装聋作哑。

    “臣等复议!”

    龙腾坐在龙椅上,亲封荀颜、颜倾城为先锋将军,领军三十万直攻陈国浩瀚交界游门郡。

    三日后大军出发。

    行军大战,军队未动,粮草先动。

    龙腾下了罪己诏,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妹妹,枉为兄,让陈国欺负至此,枉为君。

    此次也不是一定要攻打陈国,但是陈国必须给一个交代,这个交代就是陈国必须交出陈文杰,交出冷宵、交出风华,缺一不可。

    三十万大军只是先头部队,龙腾又调遣了三十万随时待命,支援先锋军。

    更让百姓们惊讶的是,七个郡王都在这次的先锋军中。

    这是浩瀚建朝多年来,皇室第一次这般齐心。

    嫁出去的县主虽然没表示,但是她们的丈夫却在第一时间捐钱、捐粮食。

    百姓们都在好奇,这个十七公主会怎么做?

    大军出发这日,天还未亮。

    十七早早便起了,穿上从来舍不得穿的公主府,这衣裳有些大了,但是她竟没有修改。

    先是去大明殿叩拜太上皇。

    “父皇,儿臣多谢父皇生育之恩,还望以后父皇保重身体,儿臣愿父皇长命百岁!”十七说完,重重的磕了头。

    饶是偏心至此的太上皇都忍不住红了眼眶,颤抖着手扶十七起身,“要不就别去了,留下来,咱们换一个身份,该你的,一样不会少!”

    十七笑着,有些凄美,也有些决然。

    轻轻的摇了摇头。

    出了大明殿。

    “十七!”太上皇轻轻喊了一声。

    十七脚步一顿,走的更快了。

    再去拜别舒薪、龙腾的时候,十七昂首挺胸走了进去。

    “长兄为父,长嫂如母,我是幸福的,遇到了哥哥嫂嫂,这辈子我叫十七,下辈子我还叫十七,还是哥哥嫂嫂的妹妹,还要给哥哥嫂嫂带孩子,陪着他们长大,陪着他们嬉戏!”

    “姑姑……”

    几个孩子都红着眼眶。

    十七一个一个看了过去,把他们记在心中,印在脑海里。

    笑着转身,“我会回来了,就算是换了一个身份,我肯定会回来的!”

    舒薪、龙腾闻言,微微松了口气。

    只要十七许诺了,她一定会做到的。

    只是……

    公主的仪驾出现的时候,百姓沸腾了。

    都想看看十七公主长什么样子,更想看看十七此刻是什么表情。

    十七坐在马车内,一言不发。

    荀颜、颜倾城骑在马背上,脸色十分不好看。

    两个人都怕十七受不了。

    不过好在百姓虽然多,到底没有拥挤起来。

    当仪驾到了城门口。

    十七淡淡出声,“让队伍停一下,我想上城楼看看!”

    “公主……”

    “这次离开后,再回来我就不是公主了,你们放心,我只是上去看看而已!”十七的声音很轻很轻。

    初静无法,只得去请示荀颜、颜倾城。

    两个都是粗心的女人,觉得十七既然说了一同前往,必然不会出事,当即就允许了。

    十七下了马车。

    百姓才看清楚了,公主好瘦。

    有人惊叫了一声,“公主竟有白发!”

    “……”

    “……”

    公主才几岁,双十未到,竟是有了白发?

    十七仿若未闻,一步一步朝城楼上走去……

    这一次,没有人牵着她,也没有陪着她。

    因为她想一个人再看一次这个浩瀚,这事她哥哥的天下。

    她是浩瀚的公主,也是哥哥嫂嫂最疼爱的妹妹。

    那些姐姐都只是县主,而她却是公主呢。

    每一步,十七都走的很稳。

    死并不可怕,但要死的有价值。

    她死了,死在浩瀚百姓面前,无数人都不会再记得她被侮辱、玷污的事情,只会记得,她十七公主是一个烈性女子。

    她不死,并不是怕死。

    而是要告诉天下女子,受了委屈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的家人还不支持你。

    皇宫

    十七离开的时候,舒薪还是哭倒在龙腾怀里。

    年纪大了,她也就不哭了。

    可是为了十七,舒薪哭了不知道多少次。

    懊悔、自责、心疼,种种太多了。

    “皇上、皇后娘娘,不好了!”伺候十七的宫婢快速跑了进来。

    手中举着一封书信。

    龙腾立即接过一看,神色变了变,高喝一声,“备马,朕要出宫!”

    龙腾几乎是一阵风一样的离去。

    信函飘落,舒薪慢慢的捡起,看了一半,心已经凉透了半截。

    “备马车,御医,御医,去请姝姝,去请冷流觞,快……”舒薪声音尖锐之极。

    等到大殿里人回过神,舒薪早已经跑了出去。

    “娘娘,皇后娘娘!”

    舒薪扯下身上那些累赘的配饰,随手丢在地上。

    十七啊十七,你怎么这么傻,怎么可以这么傻啊!

    舒薪从未想过,那个小小怯怯弱弱的十七,会这般烈性,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寻死。

    城楼上

    周遭都是空空的,往常也只有晚上才会有人在这上面巡逻,素日里是不会有,更别说今天了。

    十七站在高处看着,下方荀颜、颜倾城抬头看来,城外是清点出来的将士,只等她下去就可以出发。

    她跳下去,兴许会被人接住。

    另外一边,是来看热闹的百姓。

    在百姓身后,是长长的大街,大街过去,就是她的家。

    她的哥哥嫂嫂、侄子、侄女、父亲都住在那里。

    她是幸福的。

    有很多疼爱她的人。

    十七想着,忽然笑了起来。

    跨步上了城墙。

    没有人知道,她其实会点拳脚功夫,只是不厉害罢了。

    “糟糕!”

    荀颜惊呼一声。

    颜倾城还没明白过来,荀颜已经下马快速朝城楼上跑。

    “怎么了?”颜倾城问了一句,连忙追上。

    她们上来的时候,十七已经站在了城墙上。

    “公主……”

    “别过来,你们别过来,本宫命令你们,不许过来!”十七大喝一声。

    荀颜、颜倾城确实不敢轻举妄动。

    下方看热闹的百姓,早已经有些目瞪口呆。

    这公主是要跳城楼吗?

    “公主,您不要乱来,听我的,下来吧,有什么话,咱们可以好好说!”荀颜哄道。

    十七看着荀颜一笑。

    又看见远方的混乱,那一袭熟悉的明黄飞奔过来,心满意足的笑着跳了下去。

    “公主!”

    “十七……”

    “啊……”

    好几声尖叫。

    十七都听见了。

    却闭上了眼睛,选择无视这一切。

    来生,来生她还要做十七,还要做哥哥嫂嫂的妹妹。

    她不要选择听话,她应该多学些东西,比如武功。“十七!”龙腾惊呼一声。

    然后是砰一声。

    百姓尖叫。

    血蔓延开来,有人吓的怔在原地。

    公主,公主跳楼了。

    以死明志,好一个烈性的女子。

    不管先前是多么的内心不屑,但是这一刻,多了钦佩。

    将心比心,换作自己,能做到什么地步?

    “十七!”

    龙腾拉紧了马缰绳。

    马儿前脚高高抬起,然后落下。

    龙腾跳下马,快速跑了过去,将血肉模糊的十七抱在怀里,明黄色的龙袍上瞬间染满了血迹。

    “十七……”

    十七张着嘴,血迹不停的吐出。

    想要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好痛,好痛。

    哥哥的怀抱好温暖,让她好想睡一睡。

    可是她想等等嫂嫂。

    “十七,你再等等,你嫂嫂她很快就到了!”龙腾嘶哑着嗓子低语。

    这是他养了十来年的妹妹啊。

    乖巧懂事,从来不用他操心,却为他做了很多很多的妹妹。

    临死,也要让着一场战争名正言顺。

    荀颜、颜倾城还伸着手,怎么都缩不回来。

    两个人哽咽着。

    手慢慢的握拳,是她们大意了。

    当凤辇过来的时候,百姓都快速让开了路,看着那个一身明黄色、衣裳绝美,头发乱糟糟的妇人跑来,路上还跌了好几下,青石板磕破了膝盖、手掌心。

    留下了血迹,也没见她停留片刻。

    直奔到城楼下,跪在十七公主、皇帝身边。

    颤抖着好几次才伸出手,轻轻的给十七公主擦拭嘴角的血迹。

    “别怕,别怕,很快姝姝就来了,她医术那么好,那么好,一定可以救你的!”舒薪从未想过。

    有朝一日,十七会死在她面前。

    更没有想过,十七会选择这般惨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性命。

    “啊……”十七轻轻喊了一声。

    浑身痛的很,却还是拼尽全力抬手抓住了舒薪的手。

    然后便笑了起来。

    她终于还是等到了,等到了嫂嫂。

    这个像母亲一般的女子。

    她小时很凄苦,身为贵女,却被奶娘拿捏,连饭都吃不饱。

    知道遇到了嫂嫂,她才过上了衣食无忧,夜不用惊的日子。

    “十七!”

    十七“啊”了一声。

    很想要她不要哭。

    不要难过,她只是暂时离开,会回来的。

    可是她开不了口。

    只是理智还有一点点,她好痛好痛。

    ‘十七,你别怕,别怕,嫂嫂抱着你,你最喜欢嫂嫂抱你了是不是?!”舒薪伸手,从龙腾怀里把十七抱在怀里。

    “还记得小时候,咱们一起说过的故事吗?我知道你这么聪明,一定是记得的,你别怕,你会好起来的,嫂嫂还有很多故事没有和你说,咱们有很多很多时间,咱们慢慢说,好不好?”

    “好!”十七轻轻的应了一声。

    这个怀抱好温暖,把世间一切的恶都排除掉,只有满满的温暖和善意。

    是她骗了所有人。

    但是,这个结果,她不后悔。

    唯一不够圆满的就是,为什么她不是她的女儿,如果她是,她就可以任性一些。

    “……娘!”

    可以这样喊一声吗?

    舒薪没听清楚,“十七,你说什么?”

    "……娘!”

    声音好轻好轻,一发出来,就被风吹散了。

    “阿薪,你应她!”龙腾连忙出声。

    “好!”舒薪应了一句。

    十七顿时笑了起来。

    紧紧的抓住了舒薪的手,笑着往舒薪怀里靠了靠,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此生,也算是了无遗憾了。

    “十七……”

    舒薪悲痛唤了一声。

    “公主薨!”龙腾站起身,沉沉说了一句。

    先是将士们单膝跪了下去。

    老百姓也跟着跪了下去。

    冷流觞、姝姝到底还是来迟了一步,他们来的时候,十七已经没了气息。

    冷流觞上前给十七把脉。

    “她生前定是忍受着强大的痛苦,却等到了她想要的圆满,是幸运的!”冷流觞说完,转身不言语。

    这一刻,才明白命是多么的脆弱。

    也后悔当初对冷宵手下留情。

    若是他那日抓住冷宵,十七不会死。

    这个总会笑的温柔,懂事的小姑娘,是招人疼爱的。

    龙腾看着哭成泪人的舒薪,看着跪了一地的百姓和将士。

    “传令下去,公主停灵,朕即刻御驾亲征,浩瀚一切事物由太子监管,皇后协政,左相、右相辅政!”龙腾说完,看向舒薪,“皇后,朕把浩瀚交给你,你等朕回来!”

    舒薪看着龙腾、

    龙腾抬手给舒薪擦拭眼泪,“莫哭,十七都这般勇敢,你怎么可以哭,你若是哭了,岂不是让十七更挂念担忧!”

    舒薪依旧沉默。

    “皇后……”龙腾大喝一声。

    舒薪抬手抹了一把脸,“臣妾谨遵皇上旨意,臣妾会日夜祈盼,皇上大胜归来之日!”

    龙腾深深的看了舒薪一眼,待人牵了马儿归来,上马就走。

    没有换衣裳,也没有多余的话语。

    从讨伐到御驾亲征,死了一个公主。

    将士一个个怒气冲天,陈国太子欺人太甚。

    此仇不共戴天。

    不少人当即表示,要参军讨伐陈国,舒薪等人被送回宫,冷流觞立即派人整理那些要参军的人。

    几乎一时间,十七公主以死明志,证明浩瀚女儿不是孬种,各种溢美诗句、吊念之词传出。

    可是对于舒薪来说,这些又有何用?

    再多的赞美,换不回一个活生生的十七。

    十七公主并没有下葬,而是在等,等将陈国太子千刀万剐。

    浩瀚的军队从六十万大军,到一百万,几乎只用了一个月,龙腾率领大军还未到游门郡,后方便有各种各样的人送去了粮食。

    陈国

    陈国国君常年身子不好,陈文杰这个太子本事确实是有,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太子,竟招惹来如此大祸。

    浩瀚百万雄师已经屯兵游门郡。

    陈国国君要废太子,但是陈文杰手里有人有兵。

    按照陈文杰的想法,一个公主而已,大不了割地赔款,立即控制了国君,派使臣去议和,以三个城池黄金、白银无数换取龙腾的收兵。

    但是使臣派出去,龙腾直接就杀了。打破了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惯例。

    一次、两次、三次,龙腾都没有手软。

    陈国先是有了内乱,几个皇子开始逼迫陈文杰自己出来面对这一切。

    不单单是皇子,还有百姓。

    这样子昏庸无能的人,怎么可以做他们的天子?

    内乱还未平,龙腾第一次率兵攻打游门郡。

    这个时候陈国的人才明白,先前龙腾没出手,只是一些武器还没到,压根不是想给陈国机会。

    战争是残酷的,但让陈国胆寒的是,浩瀚的将士杀气太重了,便是女兵都厉害的让人惊恐。

    女兵从不只身出手,都是三个一队,三个一队,那两个女将军更是杀红了眼,像是憋着一口恶气,要在战场上发泄一般。

    浩瀚的要求很简单,要陈文杰、冷宵、风华三个人,少一不可。

    陈国帝都。

    逼宫是从皇宫开始,原因是陈文杰气死了国君,国君有圣旨传出,废除了陈文杰的太子之位,传位给了九皇子,并让九皇子把陈文杰、冷宵、风华交出去。

    换取这场战争的停息。

    但是龙腾的军队实在是太厉害了,一路杀来,如入无人之境,让人抵挡不了。

    九皇子立即让人前去议和,保证会将三人送上。

    但是陈文杰、风华是可以,但是冷宵却已经下落不明。

    这可急坏了九皇子。

    九皇子看着如丧家之犬的陈文杰,竟是笑不出来,“曾经我以为你是顶顶聪明的,却不想愚蠢至此!”

    女人,要什么样子的没有?

    竞去招惹那么一个烈性女子,也不想想她的兄长是谁?一个从小跟在兄长身边长大的女孩,见多了铮铮铁骨,又怎么会苟且偷生。

    陈文杰低垂着头不言语。

    他已经想不起那日为什么会扑向十七,事后也确实后悔过,后悔之后就开始逃亡。

    想过龙腾会有很多种反应,但是从未想过,会是这般的激烈和疯狂。

    更没有想过龙十七这么烈性,众目睽睽之下跳了城墙,瞬间让他千夫所指,一切再没有转圜的余地。

    一败涂地,成为了阶下囚。

    “……”

    陈文杰沉默。

    多余的话,九皇子也不在多说,让陈文杰绑了之后,和风华一起亲手送到了龙腾面前。

    龙腾这些日子已经留了胡须,整个人瞧着十分冷肃,看见陈文杰的时候,直接拔剑走向陈文杰。

    “朕不愿意你脏了十七的轮回路!”

    在陈国将士、九皇子面前一箭刺穿了陈文杰的心脏。

    “给朕千刀万剐了他们!”

    且要陈国上上下下观刑。

    陈文杰、风华都没有想过,下场就是千刀万剐,还有一口气,却看见无数野狼正在抢食他们的肉。

    这种感觉真真不好受。

    他是陈国太子,是未来太子啊,为什么就落得这么个地步。

    陈国以五个城池,年年进贡为代价,结束了这一场战争,但是还有一个人,还没有抓到。

    那就是冷宵。

    龙腾班师回朝,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抓到冷宵。

    但凡抓住冷宵者,封官加爵,提供情报者,赏赐黄金千两。

    鞑靼、陈国的战败,让另外两国再不敢轻举妄动。

    如今的浩瀚再不是以前的浩瀚,只可交好。

    大军得胜归来。

    舒薪站在城门口迎接,看着苍老许多的龙腾,心疼的红了眼眶。

    “我回来了!”龙腾说着,轻轻把舒薪抱在怀里。

    舒薪点点头,“嗯!”

    老头儿再见龙腾才告诉龙腾,冷宵已经被他杀了。

    当初答应冷宵太爷,饶他后代两次不死,他依了承诺,却不想害了十七。

    在交代好一切之后,老头与世长辞,走的安详又满足。

    找到了妹妹的后人,并陪伴几年,足矣。

    十七的葬礼并没有很隆重,却是把人葬在了太上皇皇陵边,封号忠烈静谧峥嵘大公主。

    十七下葬这一日,舒薪、龙腾亲自前往。

    “十七,安心去吧,若有来生,咱们不做姑嫂,做母女,我等你,我一定等你!”舒薪说着,捧了泥土抛下去。

    那日十七那两声,她后来想了很久才明白过来。

    从小小年纪养在身边,不是女儿,胜似女儿。

    “别难受,至少我们给十七报仇了,她的轮回路是干净的!”龙腾抱着舒薪。

    舒薪点点头,小声说道,“龙腾,我们再生个女儿吧!”

    龙腾闻言,沉默许久才说道,“好!”

    一场阴谋。

    从宣王、宣王妃到淮南王,风华、冷宵,蓝溪,沈老头、神婆子,再到老太妃、朱氏,在这一刻落下帷幕。

    曾经的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后面的路还有很久很久。

    一路走来,所有都圆满,独独十七这般惨烈,让人接受不了。

    却似乎……

    龙腾牵着舒薪的手慢慢走着,舒薪回眸去看,仿佛看见十七笑着跑向她。

    “嫂嫂!”

    不,不是嫂嫂,是娘亲!

    长兄如父,长嫂如母!

    余生很长。

    他们一定还会有一个女儿,叫念七。

    ------题外话------

    总算大结局,还有番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