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六四章 火海亡灵(69)

作者:形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秦守如深吸了一口气,“我做好心里准备了,你说吧。”

    “如果你不介意未来的另一半是个工作狂,见面的时间有限得很,那我没意见。”

    短短几秒,秦守如只觉得心脏仿佛坐了一趟过山车,明辉的直爽让他又惊讶又欣喜。

    “你怎么突然答应了?”

    “你照顾了我整整半个月,我妈都没你来得勤快,而且这半个月里你把我家七大姑八大姨全见了个遍,还一个劲儿献殷勤,搞得全天下都以为你是我男朋友,还不给你个名分,不合适吧?”

    秦守如乐了,“得嘞,谢主隆恩。”

    明辉也乐,“时候不早了,哀家乏了,今儿就不翻你牌子了,秦爱妃,退下吧。”

    古装剧害死人啊!

    秦守如却甘之如饴,弄清了明辉的想法还不够,秦守如又道:“说了那么多外部原因,你就没有一丁点儿喜欢我?”

    明辉认真想了想,“我被那枚炸弹轰飞的时候,还有我中弹的时候,全都想起你了,这应该算喜欢吧?”

    “那你喜欢我什么?”秦守如秒变忠犬,等待被人夸奖,就差摇尾巴吐舌头了。

    “人傻钱多呗。”明辉乐得肩膀直颤,牵动了枪伤,疼得哎呦一声。

    秦守如赶紧起身,轻轻帮她揉捏着手臂。

    ……

    半个月后,明辉出院……

    又一周后,重案一组重组,困难重重,明辉太年轻,经验不足,在那破案率说话的市厅基层,实在难以服众,没人愿意跟着她干,被抽调过去的刑警大都以各种理由推脱搪塞。

    却有个名叫万露的女刑警主动请缨,加入重案一组。

    “他们帮过我。”第一次见明辉,万露这样说道。

    明辉了然,“我看过案宗,你男朋友被杀,你成了嫌疑人,吴哥负责的案子。”

    “是啊。”

    两名女警通力合作,真的破了两桩案子,非议声终于小了些,加上黑包公明里暗里的帮衬,明辉总算重新站稳了脚,只等着过年后多分来几个毕业生壮大队伍了。

    又三个月后,重案一组总算初具雏形。

    因为明辉和秦守如各自开始忙碌,推迟了一次又一次的订婚宴总算碰上了两人都有“档期”的时候。

    订婚宴简单温馨,只请了两家亲属,以及三五关系特别要好的朋友。

    秦守如虽说家大业大,明辉却不喜铺张浪费,只说太隆重了她会不自在,秦守如就想着法儿地让她自在。

    那天明辉一袭红裙,因为开心,喝了几杯酒,脸颊也是红扑扑的。

    去卫生间洗脸醒酒时,有个孩子很有礼貌地问道:“您是明辉姐姐吗?”

    明辉点头。

    孩子递上两个礼盒,“有一个姓闫的叔叔,和一个姓吴的叔叔,祝你订婚愉快,这是他们送你的礼物。”

    明辉的酒瞬间醒了。

    “他们在哪儿?”

    “刚刚在酒店门口,现在不知道。”

    明辉接过礼盒,道了谢,拔腿就向酒店大厅冲去。

    跑了两步,她又停下了脚步。

    她怎么可能追踪得到那两个人?

    她闪身进了一间空的包厢,将两个礼盒放在桌上。

    先拆大的吧。

    大的有鞋盒大小,颇有些分量,拆开一看,是真正起起的一摞笔记,只看了一眼字迹,无疑是吴错的笔记。

    他破过的案子桩桩件件,线索搜集、思路全都清清楚楚。

    最上方是一张贺卡:

    亲爱的明辉:

    听说你在重组重案一组,思来想去,我也只能以这样的方式略尽绵薄之力。

    我不是个负责任的组长,中途撂挑子,让你吃亏,别怨我,行吗?

    祝订婚愉快。

    落款是:内疚的吴错

    明辉摸了一把眼睛,嫌不过瘾,又拽过一张餐巾纸,擤了擤鼻涕。

    第二个礼盒则小了一圈。

    明辉拆开,是一部手机。

    她仔细翻看了包装盒里的说明书等物,并未发现贺卡,有些失望。

    开机。几秒种后收到了一条短信:

    老吴肯定跟你矫情了吧?别理他

    手机收好,以后有什么案子需要我帮忙的,单线联络,我保证终生为张明辉小姐提供免费优质的案件咨询服务,服务热线:详见通讯录

    订婚愉快。还有,之前害你受伤,真的很抱歉……

    明辉接连读了三遍短信,仿佛怎么也看不够,微笑流泪。

    通讯录里,“老闫”懒洋洋地躺在那儿。

    都过去了。

    真好。

    真好。

    ……

    一辆驶离酒店的车里。

    副驾驶上的人一边玩着手游,一边道:“你真不打算追查维少了?”

    “已经知道真相了,虽然讽刺,我也只能接受。”

    “他杀了你爸,如果你想,我可以帮你找他。”

    沿海某四线小城,风和日丽的海滩上,正在晒太阳的金子多突然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一旁的维少关切道:“着凉了?”

    金子多看了一眼从不离手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提示拦截到一条煽情味十足的订婚祝福短信。

    “或许老朋友想我了。”

    他随手也发出了一条短信:

    我也是金子多。

    ……

    车内,吴错认真想了想闫儒玉的提议。

    “不,手上有人命,我还有什么资格谈伸张正义……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闫儒玉耸肩,不在意道:“随你。”

    “你好像希望我去找他,怎么?唯恐天下不乱?”

    “没,就试探试探你,看来你现在的心理状态还算健康。我倒是盼着有一天你们都能放下,咱们跟维少小金子再见面,还能凑桌麻将,现在可太无聊了。”

    “无聊你就上赶着去帮明辉破案?”

    “上赶着有什么用,以她那争强好胜的脾气,我都怀疑她究竟会不会联络我。”

    “现在知道我这条大腿的好处了?”

    “可不是,抱了这么多年,一朝没了,真挺不习惯。”闫儒玉少有地没有毒舌反击,“说起来,之前那些年你罩着我,我欠你一句谢谢。”

    “你父母的事,我欠你一句对不起。”

    “都不提了,准备好用新身份开始新生活了吗?吴关先生。”

    最后看了一眼名为“吴错”的身份证,“即便生活充满变数,我们大概也只能撸起西子灾后重建了吧,你好啊,闫不度先生。”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